全球第一家NFT餐廳瞬間完售,區塊鏈如何顛覆產業認知?

 

NFT自從讓數位藝術品在拍賣會上賣出高價後,立即成為區塊鏈應用新寵兒,同時也讓更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找到導入區塊鏈技術並讓品牌進入元宇宙最佳機會點。

 

不單單只有海外瘋NFT,台灣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也有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利用此區塊鏈技術進行各種行銷應用,扣除掉將商品做為賦能,引導消費者可以為了單次或定期兌換商品創造NFT價值這類案例,越來越多藉此區塊鏈推出高階會員服務甚至是限量產品案例也逐漸出現——這也是商業品牌更適合應用模式。

 

只是雖然感覺越來越多品牌因此開始積極布局區塊鏈,也似乎百業都藉此登上元宇宙,但扣除掉本來就是以販售NFT藝術為主的新創品牌,商業品牌在使用使區塊鏈行銷工具時,多半都還是沒有擺脫既有商業框架,顯得非同質化代幣只是變成另一種產品,甚至只是另一個商品銷售模式。

 

網紅連續創業家Gary Vaynerchuk就投資並做為主要核心經營者,開設了全球第一家NFT餐廳飛魚俱樂部,顛覆市場對於同質化代幣用於商業行銷之可能性。

 

做為全球第一家NFT餐廳,飛魚俱樂部其實尚未開張,餐廳本身要到2023年才正式營運,但NFT早就已經在推出後瞬間就被搶購一空。做為新科技及行銷模式觀察者,Gary Vaynerchuk近期也很高的頻率跟網友討論區塊鏈、虛擬貨幣及NFT等議題。

 

做為一個深入觀察者及投資人,他所主導飛魚俱樂部究竟玩出什麼新花樣,才有資格稱為「第一家NFT餐廳」?或許這個區塊鏈經營模式,已經顛覆相當多傳統餐飲業者對於「開餐廳」既定想法。

 

 

回歸NFT本身憑證本質,才是思考賦能關鍵。

 

為何餐廳還要一年才開張,卻有一群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消費者願意花錢購買飛魚俱樂部NFT?最主要便是因為即使這家餐廳在現實生活還無法提供服務,但是在區塊鏈上卻已經存在價值。

 

飛魚俱樂部NFT主要是販售「會員資格」,未來只有擁有者可以到餐廳用餐——還要另外支付餐費。而目前飛魚俱樂部規劃兩個價位NFT,高低價位差別在於高階會員可以使用由主廚親自服務料理,能容納14人的包廂。

 

飛魚俱樂部發行NFT方式,事實上倒是回歸到NFT本質上發展,也就是很多人都有提到的「高爾夫球證」這種會員制度,這時每一枚NFT是否可以有極高增值空間,料理好不好吃可能就不是重點,限量會員中是不是存在名人,又或者餐廳本身是不是具有極高話題才會是關鍵。

 

而尚未營運還停留於區塊鏈世界,意味著從目前到餐廳正式開張這一年期間,營運團隊比起想著該如何把餐廳環境規劃好、如何設計菜單,思考如何讓餐廳更加有話題才更為重要。

 

當市場對於這家餐廳期待更高,目前入手NFT之買家都有非常大的轉賣機會,甚至於漲幾倍、幾十倍賣都有可能——畢竟還有一年時間,存在極大操作空間。

 

如果從餐飲經營角度來看,飛魚俱樂部的作法其實有很大問題,是否有可能開張後大家才發現無論是環境還是餐點其實都很雷,結果聲勢立刻就下滑?當然屆時自然可能會因此造成乏人問津,NFT價格大跌,但區塊鏈經營團隊也可能已經收穫相當多持續收益。

 

 

NFT顛覆既有營運觀念,餐廳進入區塊鏈該如何轉型?

 

如果從「會員俱樂部」或「招待會館」角度來看,那麼飛魚俱樂部作法可將NFT區塊鏈價值產生相當大提昇。

 

餐廳開發NFT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江振誠也在RAW以美食藝術為名推出過限量NFT,只是當時整體主要價值在於購買者可以參與那一餐藝術餐點,但之後呢?就端看RAW跟江振誠品牌名氣,反而更與餐廳營運無直接關聯。

 

但飛魚俱樂部作法就不同,由於是販賣會員資格,當未來餐廳真的變話題餐廳,每個會員都可以透過高價轉賣NFT獲利,官方甚至開放可以將此憑證透過區塊鏈加密錢包「轉借」給別人一個月,無論轉賣區塊鏈還是出借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NFT持有者來說都是投資獲利,關鍵是餐廳本身也可以從中獲得提成。

 

飛魚俱樂部操作NFT這個作法,如果在正常營運角度來看對品牌而言有良性發展,因為品牌為了獲得更多NFT帶來支持續獲利,會更聚焦在品牌經營上。

 

即使是零售品牌也可以朝向高階會員方式來思考如何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願意買下這個限量資格,而不是想著該如何透過NFT讓更多人體驗產品或,像昇恆昌一樣是想透過NFT觸及更多潛在消費者。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