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展會於後疫情時代崛起,B2B行銷模式將從此改變?

 

2020年疫情爆發造成很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B2B企業無法飛到國外參展,等同於失去觸及潛在買機會,這時也進一步帶動虛擬展覽發展,特別是在「元宇宙」成為熱門話題後,虛擬展覽再度受到關注。然而,對B2B企業來說虛擬展覽究竟是否真是一個趨勢,甚至將成為未來展會主流模式?

 

如果是因為跟風元宇宙這個議題而覺得虛擬展覽B2B行銷具有非常重要性,那麼可能重要性不是那麼高;一方面除了元宇宙在五年甚至十年內都未必能夠實際落地外,目前VR等虛擬展覽基礎設備其實也還沒又很完善,用戶體驗並沒有相當到位。

 

分析目前虛擬展覽作法,可以分為基礎跟進階兩種形式,有些所謂虛擬會其實就是透過網站形式將參展廠商都列入,這種作法其實跟商貿網站這類B2B行銷模式沒太大差異。

 

當然在目前VR技術已經相對成熟後,也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如虛擬辦公室Gather Town這類虛擬場景建構的線上展會空間,讓參展廠商跟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買家都可以直接在那個虛擬空間當中互動。

 

雖然說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對於展會行銷格外講究,可能在參展位置及攤位設計也會「不惜重本」拿出最佳表現,因此虛擬展覽需要投入之攤位及商品3D建模費用並不是什麼問題,少掉親自到國外及商品運輸時間及實質成本後可能還更加節省,但關鍵還是在於虛擬展覽終究與實體展覽還是有相當大體驗差異,特別是在VR技術還是停留於頭戴裝置無法完全潛行情況下,許多人可能只使用一段時間就會「3D暈」。

 

也有一些虛擬展覽形式是以第三人稱方式進行,就像線上遊戲一樣,但疏離感以及利用視訊、音訊互動模式,換個角度想也只是空有虛擬展會名稱。

 

或許對B2B行銷來說,接觸虛擬展覽目的是為了解決疫情造成全球展會都停辦而造成之陌生成交斷鏈問題,那更應該思考是否從官網資訊到數位行銷做整體優化,或許才是更適當思考方式,而不是落入數位轉型迷思,硬要用嶄新卻未必適當工具。

 

 

虛擬展覽究竟真正升級體驗,還是只是官網立體化?

 

B2B企業首先要先思考問題便是:如果數位、虛擬展覽是為了解決線下展會停辦,無法獲取新訂單此問題,那麼最佳解決方案該是什麼?

 

或許並非是以其他形式參展,而是該思考如何讓自己即使無法參展也能獲取訂單。

 

目前許多B2B企業會選擇虛擬展覽,最主要也是因為線下展會停辦而不得不折衷如此。但一個數位轉型方案理應是提供更優化體驗,才能夠取代原有方案。

 

假設虛擬展覽已經可以透過VR技術將線下展覽體驗搬上線上,那麼對於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買家來說可以省下長途跋涉交通成本,那麼即便疫情危機完全解除,也可能會有更多人選擇參加虛擬展覽

 

但如果所謂虛擬展覽都還是用一般產品照片進行展示,這說穿這其實跟線上型錄並沒有太大差別,並無法真正對既有B2B商業環境帶來升級跟改變。

 

 

比起仰賴虛擬展覽,B2B行銷更該做好數位基本工。

 

如果B2B企業於虛擬展覽上其實也就只是導入網路平面型錄還有真人客服,那要解決線下展會中斷沒有訂單此問題,解方其實相當簡單,就是好好把數位行銷及銷售管道布局好就行。

 

從基礎SEO,到思考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客戶究竟會在什麼情況需要找供應商,又可能會如何尋找,布局好觸及點及溝通內容,會比參加VR虛擬展覽還是實際。

 

特別是這些數位行銷布局多數都是「可延續」,且本來就是對B2B企業來說最重要國際電子商務布局:不管未來又遇到什麼黑天鵝造成展會停辦,這些行銷成效都可以成為面對風險最佳防禦,甚至可能很多B2B企業藉由平時數位行銷累積,最後根本不需要再參展。

 

更遑論目前蠻多所謂B2B虛擬展覽,其實也就只是提供數位行銷曝光偷換概念而已,更別說如果曝光還跟一般展會一樣只是在特定時間透過特定網站進行,別說效益延續,當下究竟會有多少人真正進入網站瀏覽廠商資料都還是未知數。

 

即便真有B2B企業會因此產生訂單,那也是特例或訂單量相當少,不足以驗證這類虛擬展覽模式可行。B2B產業其實也跟B2C相同隨時都可能會有需求出現,因此嘗試布局具有持續效益之行銷工具,才是更加合適作法。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