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不再侷限藝術品,百業NFT是否只是無價值泡沫前兆?

 

NFT應該算是近期行銷圈相當熱門議題,涉及層面已不單單只有虛擬貨幣圈或是NFT收藏家主要,如哪些NFT具有FOMO話題、哪些又漲了多少或是該如何取得哪些話題NFT優先購買資格,各大品牌面對NFT主要都在思考:如何透過發行NFT取得進入元宇宙門票?

 

元宇宙在臉書將公司名稱改為Meta宣佈要打造元宇宙社群後正式成為市場焦點,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眾多知名品牌都開始積極布局自身於元宇宙一席之地,甚至直接於Sandbox等虛擬平台上「圈地」為未來接軌元宇宙做好準備。

 

先不論元宇宙究竟要在多少年後才會真正普及,品牌端認為只要發行NFT就算是進入元宇宙其實太過偏向行銷話術,就很像許多品牌也會於廣告宣稱自己是「XX界第一品牌」或「XX界愛瑪仕」。

 

假設未來元宇宙真正成為下一波網路行為主要場域,那麼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讓自家產品也能在那些虛擬世界中觸及消費者當然相當重要;只是問題便出在許多零售品牌發行NFT並沒有真正深入思考自家產品該如何於元宇宙當中呈現,多數都只是讓NFT成為另一個「商品」於現實生活中販售。

 

當然也有些零售品牌或餐飲品牌發行NFT未必是想要取得元宇宙門票,單純只是將NFT當成另一個攬客、賣貨管道。然而將NFT或包裝元宇宙做為行銷管道或是賣貨方式,這不但是多數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所存在最大迷思,也可能是造成最終泡沫化主要原因。

 

是否真的百業皆可發行NFT?或許在抽離元宇宙這個基礎後,非常多品牌根本沒有真正理解NFT實際價值為何?

 

 

在沒有元宇宙前提下,NFT價值主軸在加密金鑰。

 

「不就只是一張JPG嗎?」這句話是相當多對於NFT不熟悉的人用來質疑這個熱門議題常見說法,確實在元宇宙概念都還很模糊時當我們在許多交易平台上,確實都只是看到一堆人在高價搶購或競標一張張你隨時都可以另存使用的圖檔或影片。

 

分析背後最主要原因,便是因為如果從產品角度做思考,NFT最大價值認定並非是那張圖檔或影片檔,也不是購買後可以換取什麼商品或服務,而是每一枚NFT都存在之加密金鑰。

 

除了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這個名稱外,NFT也被稱為虛擬收藏品,目前也確實有許多具備元宇宙雛型之虛擬平台已經開放用戶可以在自有空間當中「展示」加密錢包當中所擁有NFT

 

透過獨一無二加密金鑰及存放於區塊鏈上無法輕易被刪除、竄改這個特性,NFT可以視為是每一個實體藝術品的數位保證書。但真要說最主要應用價值,還是讓過去很難實現交易的數位藝術品能夠真正登上國際拍賣會——NFT成為熱門話題也是因為佳士得拍賣會以高價賣出數位藝術家Beeple耗費5,000多日創作而成。

 

過去當數位作品只是一張圖檔時,由於很難驗證真偽很難實現交易,但當每一個數位藝術品完成時都鑄造NFT,也就存在一個獨一無二加密金鑰,即使圖檔本身在相當多人電腦裡都擁有,但是誰真正掌握「創作權」「使用(擁有)權」及「交易權」都是藉由加密金鑰來認定。

 

這也是在元宇宙還只是概念及雛型時,NFT就已經成為市場熱門,主要便是因為為藝術交易甚至是房地產這類資產型商品建立「交易價值」。

 

當百業皆可NFT,就需要進一步思考如果商品本身並不具備「收藏價值」,甚至於可能是食品這類吃完就沒了的消耗品,又該如何切入成為元宇宙品牌?

 

 

用電商邏輯規劃NFT,才是造成泡沫化主要原因。

 

搞清楚NFT對於創作者來說價值究竟為何,企業發行品牌NFT就能釐清許多迷思。

 

NFT從發行者角度思考,未來次交易都可以從中獲得持續抽成收益當然是一種足以顛覆市場的交易模式,這也是為何能受到藝術創作者青睞。但是對購買者來說,在還無法於元宇宙當中展示或使用這些NFT時,是否具備「收藏」或「交易」價值這類藏家思考,才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面對消費者應該要有思考方向。

 

從這個角度想,當品牌本身並沒有任何能刺激收藏或增值之符號時,發行NFT說穿了只是個噱頭,甚至這類炒作過多,最終便是造成整體市場泡沫化主要原因。

 

假設一個品牌將知名吉祥物鑄造成NFT,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購買者可能會為了收集某個年份或某個版本吉祥物而購買,甚至某些具有特殊意義版本還能競標出高價,這才是目前品牌發行NFT該有思考方式,而不是想著消費者會不會想獲得某些產品而購買——除非專門為了發行NFT特別設計「限量元宇宙版」產品。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