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應該算是近期最熱門話題,特別是鹹酥雞店跟抓漏服務都發行NFT,甚至還引起話題及搶購潮後,萬物皆可在NFT成為一個口號。如果各種行業、產品都可以成為NFT,那牙醫行銷是否也存在機會?尤其建立於區塊鏈基礎上,NFT本身具備去中心化特性,又是否可以讓牙醫行銷擺脫中心法令規範,玩出更多行銷花樣?

 

事實上NFT自問市到最近成為話題,這一段時間始終都相當有爭議,原先就屬於區塊鏈或是虛擬貨幣支持者自然對於這類非同質化貨幣及數位收藏品充滿興趣——特別是元宇宙最近又蔚為話題。

 

但是撇除掉將NFT做為傳統藝術品數位認證這個應用場景,多數NFT都是將價值建立在程式數位藝術上,作者本身未必會有價值,而轉賣增值多數也是建立在名人背書或是話題推動上,不免讓人覺得這就是一種炒作商品甚至是詐騙。而這類負面言論,自然會造成牙醫行銷應用上需要格外注意,避免最後反而引發品牌危機。

 

當然目前NFT也不單單只是數位藝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相當多產業於應用時都會進行產品服務賦能,就像師園鹹酥雞提供購買者及後續次級購買者都可以憑NFT到店內兌換,而抓漏專家陳財佑個人頭像NFT也提供終身抓漏服務。

 

如果從這個角度思考,牙醫行銷是否也存在切入機會?首先必須要先思考問題便是:即使是針對自費療程或掛號費角度切入,無涉及健保點數使用問題,但牙醫行銷該進行哪些NFT賦能、又如何建立牙醫診所價值,這才是牙醫行銷人員真正該思考問題。

 

 

牙醫行銷上鏈價值,不能賦能於NFT而該建立於用戶。

 

目前談到NFT,由於多數企業都會以「販賣」做為出發點,因此自然必須考量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受眾為何要花錢購買,而最直接價值思考方式當然就是轉賣能夠獲利此投資及收藏價值。

 

確實如果從數位收藏品角度切入,轉賣獲利會是NFT極為重要特質,也符合非同質化「貨幣」本質,但目前於實際產業應用上,NFT也具備憑證特性,例如針對任何現實藝術品及房地產鑄造NFT,這時真正轉售價值還是建立於藝術品及房屋本身,NFT只是同時被轉讓之所權憑證。

 

而也已經有相當多品牌嘗試使用NFT來打造會員制度,為高階會員建立一個獨一無二的區塊鏈會員卡,這些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會員資料透過上鏈後可以更不用擔心會受到任何中心化系統影響產生資料遺失或被竄改問題,甚至未來其他企業品牌都可以讀取這些消費者資訊也提供會員福利給該名消費者,讓這個會員資格權利更放大。

 

因此牙醫行銷如果想要導入這個區塊鏈機制,不應該從如何透過發行NFT取得利益來做思考方向,而該評估牙醫行銷如何透過NFT為每一位病患建立服務價值,進而表現出品牌差異化優勢,讓更多理解區塊鏈價值的民眾都會因此想要前往診所進行療程服務,這也是一種牙醫行銷增值方式。

 

 

NFT不單單只是個商品,從會員憑證思考更適合牙醫行銷。

 

從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用戶角度思考,存在於虛擬貨幣帳戶當中的NFT普遍都是以一個圖像、影片或是音檔方式留存,這也代表每一個用戶於區塊鏈上的軌跡。因此牙醫行銷規劃NFT方式可以從為每一個病患建立齒膜方式切入,讓每一個持有牙醫品牌NFT受眾都真正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資格認證」。

 

當牙醫品牌是將賦能建立於專屬個人獨特價值時,這時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用戶自然也不會將自己能否可以轉賣此NFT視為首要思考點,畢竟病患都是花錢購買療程服務而非NFT

 

牙醫行銷診所也可以進一步以會員資格方式包裝NFT賦能,例如能夠擁有牙醫診所NFT者一定都是某些自費療程病患,依據不同療程所規劃NFT型態也不同,植牙療程可以用假牙呈現NFT,而如果是接受齒列矯正治療,矯正前後齒膜差異動圖當然就是最獨一無二表現形式。

 

當擁有此NFT者多半都是已經完成療程或正處於療程服務中,牙醫診所的牙醫行銷也可以規劃出一些掛號時段只提供這些「高階會員」掛號,又或者是提供法規許可各項專屬福利,當NFT本身是以空投轉讓方式交予病患,同時又是為其量身打造,自然不會像其他商業品牌發行之NFT一樣會被質疑是否有提供商品服務賦能,又或者會不會最後掉價、泡沫化。

 

這也是牙醫行銷切入NFT比較適當方式,並非是想著透過發行NFT獲利或包裝成元宇宙醫療賣出更多療程,而是思考如何讓療程服務產生更多差異化價值。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