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vtuber成為話題,品牌能否自行創造虛擬網紅?

 

VTuber這個新興網紅名詞,如果還沒有聽過或不了解其魅力,那麼可能對於如何透過網紅做行銷還停留於傳統操作思考。所謂VTuber便是指Virtual YouTuber,可以將其視為以YouTuber或Twitch等等實況、直播平台為主要內容管道之網紅,但這些VTuber並不像大家所熟悉的YouTuber都會以真人露臉或至少會帶面具出現,既然稱為虛擬YouTuber,VTuber完全就是以虛擬形象示人。

 

VTuber文化從日本開始吹起,近幾年在歐美也相當風行,台灣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也有越來越多網紅經紀公司或科技公司投入VTuber領域並推出旗下虛擬網紅,甚至於像中華電信、中國信託等知名企業也都有推出企業虛擬偶像;以中華電信來說,為為選出旗下品牌VTuber還舉辦過「徵選活動」,品牌虛擬偶像Lumina也出現在KKBOX風雲榜等活動當中獻唱,已嚴然就是品牌形象代言人。

 

在疫情期間,隨著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民眾幾乎都在家工作,瀏覽網路影片時間增加,也讓VTuber再度成為網路話題,甚至有意見領袖因為上節目時因為對VTuber有不當發言而引發爭議,讓虛擬網紅議題再度受到媒體關注。

 

打造一個VTuber,先不論內容層面問題,單就製作成本來說就已經比一般網紅行銷來得高。除了要先找建模師設計VTuber造型外,還要有動態追蹤設備來捕捉虛擬網紅背後「中之人」動作及表情,而不像目前企業一般開直播可能一台手機加上收音裝置就能上線。

 

既然VTuber這麼耗費成本,為什麼還有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願意捨棄一般網紅行銷或代言人方式,打造自有虛擬形象代言人?撇除掉VTuber本身具備話題,虛擬偶像或許對企業來說才是比較適當,也較能長久經營作法。

 

 

企業發展品牌VTuber,能減少傳統品牌網紅可能風險。

 

探討目前企業進行網紅行銷作法,除了尋找外部已經具備流量紅利網紅幫忙業配推廣商品外,隨著直播越來越盛行,也有相當多品牌會逐漸出現「內部網紅」,也就是藉由平時社群行銷、客服及直播過程中,逐漸出現幾個消費者、粉絲較熟悉員工,也不乏有企業內部員工隨著網路曝光爆紅後真正成為網紅案例。

 

但這種內部打造真人網紅作法本身對企業來說就是一種風險,因為當員工離職,也意味著可能因為會失去流量,這也是相當多企業於社群發文時普遍都只以「小編」身份來面對粉絲主要原因。

 

VTuber這種虛擬網紅形式,除了恰恰解決了上述問題外,事實上也是台灣多數品牌長期以來都一直在進行的品牌操作模式。

 

台灣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品牌都有自己的吉祥物,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同寶寶,即使這些吉祥物並非像中華電信或高雄捷運,本來就是以「虛擬代言人」形式設計,但也相當適合做為品牌VTuber切入形式。

 

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擁有自己的虛擬網紅或代言人,也能避免真人網紅出包實惠牽連品牌這個問題,這也算藉由VTuber行銷另一個助益。

 

 

既然VTuber屬於半虛擬,那麼內容將會是網紅行銷重點。

 

當企業想要打造品牌VTuber,除了前面所提及設備建置等硬體面投入外,另一個可能需要著重要點主要便是「內容」。

 

VTuber算是非常重度內容行銷模式,從每一個虛擬網紅本身都有十分鮮明人設這一點就很清楚。設定虛擬網紅性格、喜歡事物到他們與粉絲溝通方式,本身就是相當明確內容行銷思維。

 

其次當然就是不同於真人網紅或品牌代言人,拿著手機就可以拍攝VLOG或是直接拿著產品就可以展示業配,VTuber與消費者跟粉絲交互過程會完全偏向於「互動」。

 

就目前VTuber常見內容呈現方式,除了直播聊天外,其他也有類似畫圖、唱歌等內容呈現方式,因此企業發展VTuber最主要思考方式便是如何讓這個虛擬偶像人氣提高。

 

當然如果打造虛擬網紅最主要目的還是希望提高營收,那麼除了創造話題建立品牌知名度外,如何將產品及服務融入VTuber平時互動內容,又拿捏好準則不至於讓粉絲無感將會是成功與否關鍵。就像中華電信就以光世代這個旗下產品為主軸為虛擬代言人撰寫一首主題曲。

 

雖然VTuber本身是以虛擬形象示人,但終究還是要有「中之人」來扮演跟粉絲互動,因此無法完全擺脫被「被人綁架效益」問題。只是如果VTuber行銷整體規劃上提高內容比例,同時推出多個VTuber來代表品牌,就可以盡量避免風險,至少VTuber並不會因為牽扯上社會事件而害品牌爆發品牌危機。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