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議題正夯,AR及VR是否將會是數位體驗關鍵?

 

VRAR在最近Facebook、NVIDIA及微軟等科技龍頭都紛紛關注元宇宙議題後又開始成為行銷科技焦點。只是比起元宇宙市場都還在探索、建構階段,VRAR早就已經被大量應用於現實生活中,甚至已經開始被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應用於優化電商及數位行銷一直相當劣勢之體驗行銷環節中。

 

不同於實體零售不方便比較商品這個資訊劣勢,目前已經可以透過用手機掃商品條碼輕鬆連結到各個比價平台解決問題;電商銷售如何優化體驗行銷這一塊,除了使用者見證跟網紅行銷等「溝通」策略外,ARVR應該是目前較多企業使用手段。

 

從電商進入新零售階段,諸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電商龍頭之所以紛紛開始布局線下通路,最主要也是為了打造展示場來整合電商,進行體驗行銷優化同時也滿足網路購物一貫方便性。

 

然而實體銷售據點除了消費者無法隨時前往外,又會牽涉選址、空間大小等問題,這時透過VRAR來打造「展示場」就成為企業另一個體驗行銷的選擇。

 

只是不同於將VRAR應用於元宇宙這個原先就相對虛擬場域上,將虛擬體驗技術應用於現實行銷場景還是有相當多問題需要先釐清,才不會讓企業過於盲目追求行銷科技,而忽略消費者或許根本沒有實際獲得體驗滿足——特別是在元宇宙又再度讓這兩項技術掀起話題後。

 

在元宇宙還只是個「議題」,企業將VRAR應用於體驗行銷上首先應該注意什麼?首先當然就是先釐清,行銷科技可以落實體驗到什麼程度、消費者又需要滿足哪些購買前體驗?

 

 

當科技終究只能帶來虛擬體驗,那就只能建立漏斗前端。

 

透過ARVR等技術確實可以解決相當多電商於體驗行銷上不足問題,例如家具業者導入AR技術可以直接讓消費者以擴境投影方式利用手機感受家具放在家中是否符合整體風格。

 

也有些人會將NIKE所推出「Nike Run Club」服務視為體驗行銷優化策略,因為讓用戶針對跑步這個行為可以有更深入體驗感知;只是NRC所切入體驗偏向品牌認同,而非多數零售品牌希望能夠透過ARVR等行銷科技導入,真實傳遞商品使用的體驗。

 

就目前市場現況來看,數位科技所能帶來體驗行銷效果還是偏向「感知」而非「實際體驗」。就像家具品牌透過AR投影技術能夠讓消費者了解一張沙發是否適合空間,但卻可能還是必須實際前往線下通路「試坐」感受商品。

 

這個體驗行銷面問題,也存在於已將AR技術導入行銷應用的眼鏡、飾品等產業。透過AR我們可以了解眼鏡或耳環戴起來是否好看,但現實生活應用終究不像元宇宙是建立於虛擬,因此消費者還是會重視實際感受。

 

但這也不代表ARVR並無法為數位體驗行銷帶來優化,如果做為行銷漏斗前端,確實可能會增加消費者想更進一步了解商品渴望。只是企業必須要思考在使用這些行銷科技時,是否同時也建立相當高的門檻體驗阻礙。

 

 

在元宇宙普及前,體驗行銷要盡量減少裝置阻礙。

 

在元宇宙突然變熱議話題後,應該不少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會開始追逐ARVR這些行銷科技的體驗行銷,但實際上目前這兩項技術都可能與元宇宙真正樣貌還有相當大距離。

 

其中在探討將ARVR導入體驗行銷優化時,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也必須思考一個極為重要問題:硬體設備普及度。不同於智慧型手機已經普及,即使Meta旗下所推出VR裝置Oculus於價格上已經相對低廉,但還是有相當多用戶覺得沒有必要性而普及度不高,更別說科技龍頭都想切入卻紛紛失敗的AR智能眼鏡。

 

如果今天這些裝置都能跟智慧型手機一樣普及,那確實會對數位體驗行銷帶來質量提昇,例如NIKE的NRC如果結合AR眼鏡技術,跑者可以直接將全球其他用戶跑步成績投影在眼前或是透過其他穿戴裝置接收體徵數據,立即體驗感自然會提昇。

 

因此即使ARVR已經相對成熟,但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應用時依然要考量設備進入門檻,如果用戶沒有ARVR裝置就無法有明顯感知,那麼即使可以打造完美數位體驗(例如線上賞屋),依然不適合做為體驗行銷策略主軸。

 

特別是當購買主要還是為了於實際生活而非元宇宙這個虛擬世界中使用,消費者還是會重視實體感,因此即使可以透過ARVR完成轉換,普遍也都是一些非高單價商品,這時企業應該思考的是:為了賣中、低價商品斥資打造行銷科技,與開設實體店打造展示場相比,何者可能具備更高投資報酬率?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