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行銷也談數位轉型,老醫療診所該發揮哪些優勢?

 

數位轉型應該是疫情後時代最熱門話題,很多傳統產業或過去都是聚焦傳統行銷手段的企業,都紛紛開始思考如何進行數位轉型,以因應疫情後時代消費者行為轉變。當然,一直以來都是以區域行銷為主,相對較為傳統的醫療行銷也再度掀起數位轉型熱門話題。

 

雖然醫療行銷所聚焦產品服務本身屬於剛需,即便是在疫情嚴峻時刻,不舒服還是要就醫,但是在台灣進入社區感染高峰期那三個月當中,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醫療診所依然還是受到非常大的影響。從一開始民眾會因為抗性造成猶豫,讓平時可能大排長龍的診所都可能空蕩蕩,後來也越來越多醫療診所因應防疫,都紛紛推動雲端看診或是非接觸領藥這些數位轉型手段的醫療行銷

 

然而許多醫療行銷人員可能對於數位轉型會存在偏頗的認知,認為從行銷推廣端進行數位化,或者是使用一些數位工具就算是進行數位轉型;如此思考盲點也讓許多老醫療院所為了數位化反而拋掉原有優勢,這其實都是一種本末倒置、為了讓自己顯得數位化反落入錯誤數位轉型行為中。

 

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老醫療診所想要進行數位轉型未必不可,也並非沒有需求,而是不要落入數位化就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這個迷思中,因此想要在醫療行銷平台上營造自己懂得如何跟年輕人溝通的形象。

 

數位轉型應該要是需求導向,更是病患導向。也就是說醫療行銷人員在評估是否該數位轉型、又該如何轉型時,都應該要想清楚自己為什麼需要數位轉型,又能為病患帶來什麼幫助,而不是讓自己看起來很跟得上數位行銷趨勢。

 

 

從需求導向思考數位轉型,診所是否已經老得運轉不動?

 

探討醫療診所數位轉型,整體執行方向可以很廣泛,從基本的看診及病患資料數位化,到開發診所自有APP甚至是打造智慧診所,又或者導入大數據分析來優化醫療行銷,上述種種作法都屬於診所數位轉型可執行方向。

 

當然依據數位轉型深度及廣度不同,診所需要投入成本也大不同。需要花費多少預算是一回事,數位轉型最大問題更在於診所本身是否有數位人力來使用甚至是維護這些數位系統。如果花了大錢卻沒有任何人來使用或是發揮這些數位系統、工具效能,那麼數位轉型終究只是白白浪費錢。

 

對相當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老診所現況來看,可能連數位醫療行銷人員都沒有,因此探討深入數位轉型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因為即便只是要開發診所APP做病患關係維護及聯繫,又或者使用LINE@這種基本行銷工具搭配API功能,可能連自身於醫療行銷數位轉型方面需求為何都不清楚,自然無法真正作對方向。

 

對多數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老醫療診所來說,最需要進行數位轉型方向可能只有數位系統導入以優化病患服務。特別是老診所通常所累積病患資料十分龐大,如果還用傳統紙本方式紀錄病患資料,除了每次看診都要找半天外,病患資料留存也存在很大問題。

 

從需求導向做思考,或許老診所對於數位轉型需求並不像坊間所探討那麼廣泛,也沒那麼複雜。

 

 

從病患導向思考醫療行銷,年輕化診所未必會是剛需。

 

回歸到醫療行銷角度來做思考,事實上如果只是改變原線下傳統診所行銷推廣方式——許多老診所甚至於從不行銷——而改以Facebook粉絲專頁或是Instagram等新興社群行銷平台經營診所品牌,又或者是利用LINE@進行病患聯繫、諮詢,這類數位行銷工具應用,嚴格上來說還無法稱為數位轉型

 

然而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老醫療院所來說,從醫療行銷先開始進行數位化,或許是入門數位轉型最簡單方式。這時對醫療行銷人員來說,首先要先避開迷思便是不要盲目跟隨各種數位行銷新趨勢。

 

目前談到數位行銷,相當多人可能都會談要跟風時事借勢,又或者是多利用一些如IG限時動態、TikTok短影音來跟網路受眾溝通。這些醫療行銷手段或許可以讓診所品牌被更多人看見,卻未必適合老診所定位,也可能對診所營運沒讓任何幫助;因為從病患導向思考,一個有趣的診所並非是看診時剛需選擇。

 

老診所最主要優勢便在於醫師資歷跟過去長期累積下來口碑,因此在醫療行銷時應該聚焦這些賣點做主軸,而不是拋掉自身優勢去跟瘋其他新診所搞些數位行銷噱頭,當自己定位都不明確時,自然無法真正透過數位行銷獲取任何實質效益。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