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充滿話題,短影音網紅行銷又是否存在效益?

 

TikTok應該算是近幾年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行銷人員最想了解是不是具備行銷紅利的社群平台,特別是過去那麼多波段平台紅利都錯過後,誰都不想跟FB行銷一樣在投入成本最高時進入被「套牢」。真要說TikTok行銷,雖然各大媒體都宣稱這個平台充滿話題,安裝人數也不斷高漲,但事實上目前於台灣市場應用上,卻可能從網紅行銷角度切入,對企業來說是最適當作法。

 

如果仔細審視目前所看到TikTok行銷成功案例,應該不難發現幾乎都是歐美案例居多,即使是最常見用戶黏性跟安裝人數這些量化指標,也幾乎都是國際版的全球人數,最主要原因便是因為比起歐美這些高熱度國家,台灣用戶對TikTok熱衷度事實上並沒有真正那麼高。

 

這一點從已經有很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嘗試切入TikTok行銷品牌,又或者是開始於平台上投放廣告,但是最後卻沒有非常經典的成功案例出現應該不難發現。但如果從網紅行銷角度思考該如何置入或推廣品牌,單就目前部份TikTok網紅所能掌握行銷能量來看,卻可能為企業帶來非常大的品牌曝光度。

 

分析TikTok行銷模式,基本上比起直接轉換效益,品牌聲量曝光還是主要可期待價值;這一點基本上跟網紅行銷有很大的重疊,因此將TikTok當做網紅行銷媒體來做思考,所能產生整合效益絕對大過期待直接透過平台獲得訂單來得實際一點。

 

之所要這麼思考,最主要便是因為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行銷人員都認為年輕族群都熱衷TikTok,但根據各種統計數據顯示真正熱衷者其實是國、高中生居多,大學生以上族群並沒有那麼高熱衷度。因此當企業真正要進入TikTok推廣品牌時,具備高消費力消費者量體並不如預期高,也是一個考量重點。

 

網紅行銷角度來思考TikTok行銷可行性,又該如何進行?比起深度溝通,廣度可能會是更加適合作法。

 

 

TikTok觸及時間短暫,網紅行銷重點在廣而非深。

 

雖然說內容行銷主要價值在於與目標受眾進行深度溝通,但是TikTok由於本質就是「短影音」,加上用戶對於內容耐性相當的短暫,如果覺得無聊可能立刻就下滑換一則影片,因此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希望透過TikTok進行網紅行銷時,內容主軸就是要主打趣味性,並透過大量布局網紅行銷內容廣告「洗板」。

 

這時可能就並非是像進行YouTube行銷或是臉書行銷時那樣,要找高追蹤量體網紅又或者是對產品具有一定熟悉度的意見領袖、專家,而是長期有在經營TikTok帳號的微網紅、奈米網紅都可以成為網紅行銷合作對象。

 

依據TikTok平台特性,網紅所發布影片一定會優先推播給追蹤者,因此如果尋找網紅行銷合作對象屬性相近,也象徵追蹤者重疊性會相對高,當他們在短時間內大量接觸到某個商品,那麼對於品牌及產品熟悉度及友好度也會相對提高。

 

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想要進一步放大TikTok行銷效益,也可以嘗試規劃具有洗腦效果的歌曲、廣告Slogan或舞蹈,如此更可以透過高頻網紅行銷曝光讓受眾對於產品服務產生印象,強而有力廣告Slogan也能發揮深度產品認知建立。

 

 

從網紅行銷延伸UGC效應,用TikTok挑戰建立裂變。

 

從上面所提到高頻洗腦操作模式延伸,很多品牌都嘗試進行過的TikTok challenge或許是非常適合TikTok的行銷方向。

 

這種行銷活動形式其實在相當多社群平台都有出現過,包含麥當勞也曾經於Twitter發起過challenge活動。品牌可以規劃一組活動hashtag,並且擬定活動任務來要求參與者執行。

 

像BMW就在2019年分別於TikTok和Instagram上同時發起「the 1 challenge」活動推廣旗下BMW 1系列,雖然聚焦這兩個平台並無法為品牌帶來更多車主,卻讓BMW成功在這兩個年輕化平台累積大量聲量。這一點基本上與品牌一直都會針對18歲年輕消費族群進行品牌推廣之行銷理念相符,甚至透過TikTok等平台進行,還比過去都使用傳統媒體省下更多廣告成本,受眾或許也更加精準。

 

網紅行銷於此操作策略所存在價值便在於打響初期活動知名度,透過這群本身擁有大兩追蹤者及平台聲量的網紅先行進行challenge活動,除了可以讓更多精準受眾認知到活動,這些網紅行銷內容其實也能發揮「框架效應」,避免後續UGC(用戶製作內容)偏離主題。

 

或許就台灣市場來說,TikTok能為品牌帶來立即效益並不如預期,但隨著越來越多網紅都開始經營自己的抖音帳號,卻可能成為另一個網紅行銷平台選擇,將品牌知名度擴散到另一群消費者眼前。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