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餐飲店數位轉型,事實上除了加入美食外送平台外,電商化也是一種選擇,甚至在台灣爆發Covid-19社區感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廳都被禁止內用這兩個多月裡,就有婚宴會館跟燒肉餐廳推行桌菜跟生鮮訂閱制,都引起不小話題甚至是創下非常驚人成績,可見電商這一條數位轉型之路存在很大的可行性。

 

與加入美食外送平台相比,雖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自行規劃電商銷售或是生鮮食材訂閱箱可以省去「平台高額抽成」這個成本——特別是如果又以自有電商通路進行——但卻未必適合所有餐飲店來進行數位轉型

 

多數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平時所銷售餐點大多都是完成品,而不像燒烤店可以單獨販賣肉品或是蔬菜食材,如果要推動電商也不可能像飯店一樣做現場外帶服務,因此數位轉型過程中可能就會遭遇一個很大的進入門檻:產品包裝。

 

比起透過美食外送平台來做數位生意,就只是銷售原本餐點,一般餐廳要數位轉型就必須要先將餐點製成冷凍微波食品,光是製程、包裝所需要投入前期成本可能就已經讓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望而卻步;更別說這些產品製作完成後,還必須要有足夠冷鏈倉儲空間來保存食品,無非又要增加許多硬體成本。

 

與之相對,如果本來就是鎖定美食外送平台做開店規劃,店面跟央廚位置不同時,或許在電商產品化這一塊也更相對容易進入。

 

雖然說電商這個數位轉型選擇相對高門檻,但經過疫情期間市場實際銷售情況也可以看出具有很大的市場——特別是疫情還養成消費者購買習慣——此市場也不會因為疫情結束就退去,還是餐飲品牌值得思考方向。

 

如果無法立即透過電商進行數位轉型美食外送平台又可能水土不服的話,餐飲店又該怎麼辦?或許重新思考美食外送平台進攻策略,就可能解決很多既有問題。

 

 

把相同菜單搬上美食外送平台,並非是數位轉型的適當作法。

 

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上架美食外送平台最容易遇到問題無非就是本身毛利不足以支撐,特別是一些經營滷肉飯這類銅板小吃的商家特別容易遇到這類問題。想要解決這種從內部體質就水土不服問題,最適合方式就是先脫胎換骨再來思考如何數位轉型

 

餐飲店不妨可以將美食外送平台視為另一個銷售通路,就像有些餐飲店經營電商,平台所上架商品也並非是店內餐點微波食品化,而是重新開發一些產品上架電商平台,以滿足不同平台消費者需求。

 

從這個角度看,餐飲店盤點每日備料、料理後是否也能夠規劃一份「全新菜單」來上架美食外送平台?

 

另一個數位轉型行銷面需要注意的方向便是如果本身並非知名餐飲品牌或是地方名店,那麼在美食外送平台這個講究貨架競爭的平台上,如何讓自己的餐點跟菜單規劃看起來吸引人也非常重要。

 

就有部份小吃店在上架美食外送平台後,將菜單名稱全部修改成比較有趣的「外送平台化」名稱,即使這麼做還是沒有真正做到百分百數位轉型,至少在數位行銷這部份已經因為更懂得與目標受眾溝通,有達成顯著進步。

 

 

餐飲店數位轉型,不能只是O2O,更要倍增成效。

 

無論是上架美食外送平台還是發展電商產品線,餐飲品牌在進行數位轉型時,都應該要思考轉型除了帶來數位商機外,是否也能夠同時放大實體店績效;也就是不單單只是做到「1+1」,更是透過虛實整合創造倍增效果。

 

就像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如果開發電商產品,且這些商品跟店內所販售餐點基本上沒有衝突,那麼除了可以針對消費者未到店時間也產生掠奪行銷效益,甚至於這些電商產品如果在店內也有販售,還可能放大店內客人消費單價。這麼做才是真正實現新零售不單單只是O2O,更是OMO效果。

 

如果從這個角度思考,美食外送平台雖然在疫情期間可能只是餐飲店增加業績的「過渡期解決方案」,但如果在疫情過去,店內又開始出現用餐人潮後,美食外送平台依然可以在店內客滿情況下持續產生訂單,那也等同於是建立出一個雲端餐廳,放大餐廳既有坪效。

 

由此可知,數位轉型對餐飲店來說,應該是一個為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及方便性,進而創造更多業績的營運策略,而不是一個不得不,甚至會影響既有餐廳經營的不歸路。如果只能是後者,那麼或許品牌本身並不適合進行任何數位轉型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