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Covid-19爆發後,美食外送平台是否將會是餐飲店數位轉型關鍵就成為熱們話題,到了2021年五月中台灣也爆發社區感染,全台餐廳都被禁止內用,一度傳出可能封城消息也讓民眾紛紛轉為網路購買各種生鮮食品,又或者是在WFH期間使用美食外送平台解決三餐,多種因素影響下造成許多餐飲實際業績產生很大的影響,這也更讓「數位轉型」是否存在需求,更成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店家急迫想了解問題。

 

從社區感染爆發到降二級開放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廳可有條件內用也經過兩個多月,事實上從很多餐飲店所傳出數據來看,美食外送平台即使客流量有比三級警戒前增加,事實上與整體業績相比還是沒有表現出明顯增長,更別說真正成危機解決方案,這是否就表示美食外送平台並非餐飲店數位轉型最佳選擇呢?

 

與實體零售透過轉進電商零售進行數位轉型,可以解決原先區域限制問題,事實上美食外送平台即便可以為餐飲店帶來更多客群,但依然還是會線至於「30分鐘」這個時空限制上,也就是說只是將銷售形式從實體轉進虛擬,除此之外並沒有太大不同。

 

也因此,美食外送平台是否能成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實體餐飲店度過疫情危機或是數位轉型成功關鍵要素,首先要釐清問題就是過去都是以什麼客群為主?有些餐飲本來就是鎖定辦公聚落的上班族為主,那麼當疫情造成各公司都啟動WFH時,即使上架美食外送平台,事實上對業績增長也不會帶來太大幫助。

 

除了區域及客群問題外,事實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在進駐美食外送平台並希望從中獲取效益時,首先或許應該先審視自身體質,再來思考數位轉型與否。

 

 

想要數位轉型首先要先審視產品體質,或許根本不適合美食外送平台。

 

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進駐美食外送平台後首先遇到問題,最主要便是因為帶來單量事實上也沒有很多,扣除平台抽成後可能根本無法打平疫情期間實體客量減少所產生虧損,反而不如不要營業還賠少一點。

 

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應該將問題歸咎於數位轉型所帶來成本增加,又或者是美食外送平台無法帶來大量訂單嗎?或許最主要問題一直都不是這些外在因素,而是餐飲店內部本身就存在體質不良問題,所以才會在數位轉型後「水土不服」。

 

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會對美食外送平台存在憧憬,最主要原因也是那些「成功案例」所造成,但多數店家卻沒有意識到或許這些在美食外送平台可以創造驚人成績,甚至是藉由平台站穩根基的「成功案例」,或許他們本來就沒進行過數位轉型,而是原先體質就適合美食外送平台。

 

這並非是指那些共享廚房或是雲端廚房餐廳,而是部份餐廳在創立初期就已經思考到要以美食外送做為主軸,其次是外帶,最後才是內用;因此他們在店面挑選跟租金成本上本來就具備優勢,甚至是規劃好中央廚房來簡化內場作業,因此可以做到快速出餐。

 

這些本身就是數位體質的餐廳,跟在疫情爆發才想著要數位轉型的店家相比,自然本來就多了幾分優勢。

 

 

數位轉型首先要談數位聲量,美食外送平台只是工具。

 

開店依靠商圈是一個常見法則,但這一點在餐飲業卻未比適當。雖然商圈可以帶來流量,但如果過多餐飲店進駐也會形成排擠效應,畢竟一餐當中消費者只能做一個選擇。相同問題其實也存在於美食外送平台上,即便疫情期間消費者都選擇透過外送解決三餐,但如何獲得這些流量才是餐廳必須解決首要問題。

 

數位轉型前首先還要先談數位工具導入及數位行銷,上架美食外送平台只是做到數位工具導入,如果商家本身並沒有數位行銷能力,那麼即便上架也無法獲得任何流量,頂多是撈到一些游離訂單。

 

也因此,如果平時並沒有經營粉絲專頁,也沒有特別累積Google在地商家的評鑑數量,這個時候與其加入美食外送平台想去享受那些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流量紅利,與其數位轉型,不如將平台抽成拿去投放廣告或是轉換程外帶折扣及優惠,並且掛個紅布條或是印些傳單到店家附近發送、推廣外帶優惠,效益可能還會高一點。

 

數位轉型並非是萬靈丹,想要從中獲取效益必須要真正讓體質轉變為數位體質,如此才能真正享受到數位紅利,而不是上架美食外送平台後反而越做越賠錢。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