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行銷結合網紅行銷,又該觀察什麼以提高整體效益?

 

網紅行銷一直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甚至是找同一個網紅,都可能前一檔業配銷售成效極佳,但是換個商品及品牌就黃掉,這當中決定因素便在於是否對網紅行銷有足夠理解。特別是如果想於牙醫行銷流程當中導入網紅行銷放大行銷的效益,那麼就更應該在尋找合作對象上多花費一些心力。

 

之所以牙醫行銷跟一般商業推廣有所差別,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牙醫診所會透過網紅行銷協助推廣普遍都是自費的療程,因此在價格上就存在很大的推廣門檻。另外便是醫療服務多半都存在很大的分眾需求性,並非所有人都會有配戴牙套或是有植牙的需求。

 

因此,如果要從牙醫行銷的角度來思考的話,想要透過網紅行銷取得效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行銷人員對於績效目標的設定就相當的重要。如果是想要將成效回歸到實際轉換上,那麼療程服務選擇就十分的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多數牙醫診所都是選擇冷光美白做為業配的主軸,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受眾量體大,更能提高網紅行銷的成效。

 

但也並非挑選受眾量體大的療程,尋找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網紅業配進行牙醫行銷就一定會有成效,這便是網紅行銷必須要深入了解或是探查各種數據資訊才實行的主要原因。

 

雖然網紅行銷爭議很多,但從口碑行銷角度來看,找對意見領袖為療程背書推廣,還是可以為牙醫行銷帶來許多的效益。只是究竟該如何尋找網紅行銷的合作對象,兩個評估指標或許是牙醫行銷人員必須聚焦的重點。

 

 

網紅行銷與牙醫行銷會無效,最主要原因便是沒有思考好「主題」。

 

探討網紅行銷的效益,如果是一般商業行銷,或許尋找一些微網紅甚至是奈米網紅所能產生行銷效益,又或者是投資報酬率會比找百萬級網紅來得好,但是這一套思考方式未必會適合牙醫行銷

 

最主要原因便是牙醫行銷推廣之療程服務本身就跟一般消費型產品有當大不同,因此沒有足夠受眾量體做為「分母」,那麼最終可取得轉換量自然也不可能高,甚至可能找了數個微網紅,最終成果是零,那麼即使業配費用再低也沒任何意義。

 

尋找百萬級網紅會成效不如預期,除了支付網紅行銷費用無法回收造成賠錢外,另一個主要原因便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行銷人員只聚焦追蹤數,而沒有進一步評估更細節資訊。

 

無法回收業配費用,如果牙醫行銷所推廣療程單價夠高,那麼即便轉換量沒有很驚人,也可能不會以虧損收場,因此只需要觀察網紅行銷合作對象平時發文跟療程關聯性在主題方面是否呈現正相關。

 

舉例來說,如果是要推廣冷光美白、美白貼片或是隱形牙套,那麼平時就會時常分享美妝、穿搭這類網紅就可能產生很高的成效。而如果網紅本身屬於美食型意見領袖,由於牙醫屬於口腔醫療,因此還是可能存在正關聯。

 

與之相對,即便有個網紅追蹤數高,粉絲黏性也高,但是他所聚焦主題基本上跟牙醫療程八竿子打不著,那其實未必最終成效未必會好。

 

 

牙醫行銷極為重視信任,因此互動率也是關鍵指標。

 

與一般商品行銷可能只要能夠捕捉到顧客痛點,就能產生轉換不同,牙醫行銷所推廣療程服務除了單價高,還屬於醫療服務——還是多數民眾都恐懼的口腔療程——因此需要比一般醫療服務還要來得高信任感建立。

 

網紅行銷雖然本身就是透過賦予信任來為推廣品牌及產品產生行銷效益,但事實上未必每一位網紅的追蹤者都對該網路名人存在信任,而只是因為話題或是覺得有趣而追蹤,當中甚至不乏許多的黑粉。

 

如果只是一般消費型商品,如果網路名人可以透過有趣、詼諧方式進行介紹,那麼可能還會因為傳播效益高而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是這種作法就不適合以信任為基礎的牙醫行銷

 

甚至於如果網紅行銷提供的牙醫行銷本身無法傳遞信任,最後受眾都了解療程服務需求,最後反而都去找其他有提供相同療程服務之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那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網紅行銷合作對象是否可以建立信任感,關鍵在於該網紅平時是否有積極跟粉絲建立關係,這時從互動率可以看出端倪。如果網紅平時幾乎都不跟粉絲互動,對追蹤者所提出問題也置之不理,那麼自然無法在粉絲心智當中建立心佔率,也無法為牙醫行銷賦能。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