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賽事導入訂閱及NFT,區塊鏈如何增加球隊獲利?

 

NFT算是區塊鏈行銷延伸出來一個值得探討獲利的模式,NFT(非同質化代幣)主要是針對一些如音樂、版權或球員卡等收藏或版權品進行上鏈,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版權擁有者可以透過販售NFT取得獲利,甚至版權區塊鏈擁有者也可以持續透過民眾購買產品取得持續獲利。

 

除了有越來越多國內外歌手都開始嘗試透過NFT上架販售數位音樂作品,球員卡跟畫作這類收藏品更是可以利用NFT這項區塊鏈技術同時解決造假及交易問題。

 

球員卡交易本來在運動圈就是一種常見商品類別及獲利商業模式,但這類有價收藏品自然也會存在仿造品問題,這便是區塊鏈技術主要價值之一,透過為每一張球員卡透過區塊鏈技術建立「證書」,藉由分散帳本特性就無法進行任何竄改,認定產品真偽也更加容易。

 

當然另一個值得關注重點更在於,導入區塊鏈,除了可以將發行、交易跟真偽建立透過NFT完成整合性工作外,球隊或是聯盟方甚至可以藉此提昇營收,特別是在疫情風險還沒完全散去當下,各個國家運動聯盟及球隊可能都會面臨因為無法比賽,或是觀眾無法進場觀看球賽,因此無法取得門票收入來維持營運。

 

這時唯一解方便是進一步將原先各個球隊可能都已經推行的球迷俱樂部轉變為訂閱制,以建立出持續收入。而想要讓訂閱模式可以更具有賣點,甚至是吸引到「非球迷」也加入付費行列,區塊鏈技術跟發行NFT可能就是十分重要的環節。

 

在實際執行上,這一套新穎的區塊鏈商業模式究竟是如何運作?最基本來說就是將球員卡這個已經NFT化且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之商品策略,做為訂閱機制主軸。

 

 

訂閱最關鍵對價機制,可以從NFT球員卡建立價值。

 

運動賽事應該算是在疫情爆發後影響很大卻也相對被忽略產業別,在各個國家都封城或是警戒情況下,比賽無法進行;即使是2020年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疫情相對安全情況下,也發生過比賽照常進行,但是民眾無法進場看球。

 

沒有門票收入,也象徵整個運動賽事產業鏈的收入只剩下賽事轉播權利金,如果還要將這一筆費用向下分配到各個球隊,那麼自然僧多粥少。

 

但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各個球隊甚至是聯盟本身有發展訂閱制,那麼至少可以針對一些死忠球迷取得一些穩定收入。許多球隊現在都已經有球迷俱樂部這類編制,但會員費可能都是以年費方式收取,所能產生避險效果非常有限,訂閱機制則是改成每月收費,可以確保球隊運作更加穩固,而要強化民眾付錢訂閱球隊意願,NFT這項區塊鏈技術可能就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NFT用於運動賽事或是球隊營運,最直覺可發展產品當然就是球員卡,目前甚至有摔角選手發行個人選手卡。從這個角度思考,假設依據不同等級之訂閱制會員,每個月都可以獲得不同張數或不同等級「卡包」,藉此獲得一些NFT球員卡,那麼即使無法進場看球也可以產生對價品時,消費者購買意願也會更高。

 

但如果透過區塊鏈機制,讓NFT可以從發行、驗證到交易都一條龍進行,那麼或許比起球員卡還有更多可切入營運模式可以進行。

 

 

導入區塊鏈技術,線上觀看球賽可能就在挖礦。

 

運動賽事產業發展訂閱制,除了球員卡外另一個可以提供的會員服務便是在競賽可以進行,但是觀眾無法進場時,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觀眾還是可以透過線上觀看球賽。

 

在電視幾乎都已經在轉播賽事情況下,這麼做又有何意義呢?倘若在球隊或聯盟的線上平台觀看球賽不單單只是「看球」,甚至還能發揮區塊鏈本身「挖礦」價值,或許就能讓整體運作更有價值感。

 

目前有相當多基礎架構於區塊鏈上的遊戲、內容平台及社群平台,都將「用戶行為」轉變為挖礦,可能留言互動、發表文章或上傳照片都可能產生虛擬貨幣。而延伸到運動賽事來看,NFT卡牌收集應用程式NBA Top Shot將球賽短影音轉變為NFT這個作法,這項區塊鏈技術或許是個相當值得借鑒方向。

 

觀看球賽並參與互動、彈幕就可能獲得虛擬貨幣,而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觀眾也能於賽事結束後獲得或競標該場球賽NFT卡牌,甚至是自己在觀看比賽同時拍攝或錄下自己的NFT價值品,這都會讓願意付費甚至是透過數位平台參與球賽者增加。

 

而球團藉由區塊鏈進行這些工作,最大可獲得價值當然就是透過自動化運行,在穩定獲利同時減少更多工作複雜度,並避開各種黑天鵝可能帶來風險。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