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廣告成本不斷飆昇,向傳統廣告借鏡或許是解方

數位廣告一直都是電商品牌獲取流量最主要方式,甚至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相當多企業如果停掉數位廣告就可能連業績都有相當大影響甚至都毫無訂單;如果是初創品牌,在還沒有任何消費者名單基礎情況下當然落入這種窘境無可厚非,但如果已經發展一段時間卻還是面臨被數位廣告綁架狀態中,那麼很可能就是企業行銷人員不具備網路行銷工具整合思維,或是落入某些網路行銷迷思當中。

 

從事電商或數位行銷的人,普遍都會有一種盲點,就是將網路行銷及傳統行銷區分得相當清楚,而沒有思考到扣除工具及觸及消費者方式差別,行銷本質其實相同。

 

或許數位廣告其中一大優勢便是有明確數據提供行銷人員審視成效甚至進行各種再行銷追蹤,提高精準購買率,但過度依賴這些「工具效益」卻可能也是企業行銷人員在數位廣告平台機制有所調整,甚至是瀏覽器、iOS這些消費者連結管道進行規則調整後,廣告效果就大打折扣主因。

 

即便不談這些外部因素,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行銷人員也應該正視在數位廣告高成效背後,其實如果將各個廣告數據拆解出來看其實轉換率都相當低。或許仰賴網路行銷普遍相對低成本前提,整體收益還是正向,但這是在數位廣告成本還相對低情況,如果接觸網路行銷時間長一點,應該就清楚Facebook廣告這些今日主流數位廣告工具成本已經比起過去高上多少。

 

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行銷人員還是只懂得利用數位廣告既有追蹤功能取得轉換,是否可能在廣告成本又產生飆漲時,可能原先的獲利都會變成廣告成本?

 

想要解決上述問題,或許學會用網路行銷以外傳統行銷思維整合思考,可能就能找到解決方案。

 

借鏡傳統廣告及行銷模式,重新審視數位廣告現況。

 

如果網路行銷人員有進一步審視數位廣告成效,無論是透過Google Analytics還是數位廣告後台,應該不難發現其實數位廣告依然存在傳統廣告流傳那句名言「我浪費了一半廣告費,只是不知道浪費在哪?」差別在於網路行銷可監測特性,讓行銷人員可以捕捉出這些問題。

 

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的網路行銷人員發現問題後是否又懂得如何解決問題?這其實才是關鍵。

 

普遍來說,數位廣告目前投放方式都是透過不斷重複將廣告投放到消費者眼前,逐漸提高消費者購買可能性。而這些數位廣告內容普遍也都只是單純露出產品及價格,最多加上一兩句產品優勢,並未從「廣告」角度思考如何影響並刺激消費者購買商品。

 

趁著現在第三方cookies停用,iOS等作業系統又不斷提高用戶隱私權限,當未來取得消費者網路行為資訊越來越困難,數位廣告回歸到最原始只能從用戶登錄平台基本資料來做投放依據,那麼網路行銷人員又是否可以做到單純從受眾身份規劃廣告,讓他們看到廣告當下或至少觸及兩次就產生購買「動機」?

 

而另一個相當重要卻也是許多網路行銷人員都會忽略的傳統行銷觀念便是成本。數位廣告跟傳統廣告不同,當訂單都是透過廣告產生,那麼就應該將每一則廣告區分出來估算成本,當廣告成本已經吃掉過多利潤,就應該重新思考數位廣告策略。

 

數位廣告並非只有再行銷,網路行銷要更全面思考。

 

因為今日數位廣告越來越方便,因此相當多網路行銷人員最大問題反而是不懂得如何發揮數位廣告效益。

 

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企業投放廣告方式普遍都是將廣告大量灑出去,後續就是利用追蹤碼及再行銷機制不斷取得轉單,甚至是數位廣告還可以紀錄用戶購買行為時,再利用這些購買名單觸及更多相近似受眾。

 

事實上網路行銷既然本身優勢在於流程可追蹤,那麼行銷人員更要懂得利用這個優勢,針對各個階段消費者投放不同形式數位廣告,甚至是利用其他網路行銷工具來活化這些消費者名單。

 

即便只是數位廣告本身工具機制,以臉書廣告來說就有包含DPA動態廣告(Dynamic Product Ads),依據產品類別不同,到底適合初次觸及的冷受眾,還是對產品已相對熟悉之暖受眾及熱受眾。

 

上述整合數位廣告工具作法,最主要關鍵其實並非建立在網路行銷應用上,而是對於消費者與產品之深入理解,這便是投放數位廣告時最重要思考方式,並非只是從網路行銷角度思考,而是整合傳統行銷思維,才能發揮廣告最大化效益。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