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外送延伸虛擬超市,企業如何面對此掠奪行銷趨勢?

 

美食外送平台從一開始Foodpanda默默在各個縣市開疆闢土,到最後Uber Eats加入,掀起一波掠奪行銷戰後將整個市場開啟,雖然近期越來越多外送員、店家跟消費間三方爭議出現,但卻也有越來越多民眾開始嘗試美食外送服務甚至是將這當成一種生活必需品。

 

除了與餐廳合作送餐外,美食外送平台商最大服務優勢應該就是目前路上隨處可見的外送員,這些外送員等同於是碎片外高密度短程物流資源,因此自然平台商會開始將掠奪行銷觸手轉向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外送以外,而另一個主要戰場就是生活雜貨甚至是生鮮食品。

 

當外送不單單只有聚焦於三餐更包含衛生紙等生活雜貨時,自然會讓掠奪行銷廣度及市場量體變得相當大。也因此不單單只有兩大平台商,全聯及統一超商這兩個分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超市及超商兩大龍頭也紛紛開始成立自有車隊或是併購既有美食外送服務商,準備以自家為基礎進行收活雜貨及美食外送服務;這當中也包含電商平台蝦皮也早就開始針對美食外送進行掠奪行銷規劃,甚至還成立自家車隊。

 

美食外送平台開始不單單只送餐,甚至可以從短程物流角度來做各種掠奪行銷策略,其實無論是對店家還是消費者來說都是一種良性發展。畢竟美食外送本來就是為可提供外帶商家多增加切入外送市場機會。

 

針對美食外送平台將掠奪行銷觸手延伸到生活用品等百貨領域,究竟一般企業又該如何思考?除了依附外,更應該評估如何藉此自身掠奪行銷機會點。

 

 

美食外送平台也經營虛擬超市,這就是電商品牌機會。

 

打開Foodpanda目前會先詢問是要美食外送還是生鮮雜貨外送,而在生鮮雜貨這一塊置頂的就是「熊貓超市」,這是他們切入生鮮雜貨進行掠奪行銷相當重要布局,也可以說是把虛擬店面發揮到極致。

 

先前美食外送正熱門時,就有相當多人在探討「專營外送餐廳」可行性,就是不再需要找鬧區或臨路店面開設餐廳,只要有廚房就可以營業。

 

扣除掉這當中可能還存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廳登記一些消防檢查跟所設立區域是否可以設置商業組織這些問題,專營外送的餐飲店確實是個趨勢。從虛擬店家概念來做思考,這其實也是目前相當龐大電商品牌都可切入機會。

 

雖然從電商轉進與美食外送平台合作,會讓銷售機會限制於區域內,但也等於是在公司所在地設置一家虛擬實體店,透過美食外送平台提供即時出貨服務,這會跟物流再快也必須拖上一天的電商銷售產生掠奪行銷上市場差異。

 

對過去只聚焦於電商銷售的品牌來說,等同於是依附於美食外送平台上開設「虛擬商店」;甚至可以跟一些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專營外送的虛擬便當店一樣,選擇掠奪行銷優勢較大區域設置公司。

 

如此作法跟一般實體店相比,即使不完全虛擬化經營,也未必需要選擇在租金昂貴商圈或鬧區開設店面,可以於成本面建立掠奪行銷優勢。

 

 

從消費者需求面思考,更能找到掠奪行銷機會。

 

就如同美食外送平台就是從消費者需求角度來建立市場掠奪行銷優勢,甚至因此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都願意釋出平均三成營業額增加成本來獲取更多消費者。除了電商品牌可以藉此增加掠奪行銷機會外,本來就有經營實體店之業者也可以透過探索消費者可能存在需求,建立掠奪行銷策略。

 

如母嬰用品切入場景就可能存在父母騰不出時間到外面採買,又或者臨時需要嬰兒用品,這時如果商家有跟美食外送等服務平台合作,加上本身著重行銷推廣,就可能創造出更多掠奪行銷機會。

 

這當中也包含如果原先是作一般商品零售,是否又可以「跨領域發展」,例如寵物店也可以藉此切入鮮食宅配市場進行掠奪行銷

 

寵物鮮食早就有電商跳出來做,只是因為需要透過定期訂閱制方式進行,因此推廣力道一直不夠;又或者以零售方式進行,但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飼主必須自行料理,這又會增加購買抗性。

 

但如果鮮食就跟一般餐飲一樣,能夠在外送平台上隨點隨送,對於寵物店來說也就是在店內多增加一個料理空間,甚至如果產品本身就是簡單加熱就可以食用,甚至可以把廚房空間需求降到最低,除了原先就有進行之產品配送,又可以多增加一個產品服務提昇掠奪行銷優勢。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