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廣告成本不斷攀升,是否還有其他數位行銷導流手段?

 

數位廣告對於聚焦於數位行銷及電商銷售之品牌來說,一直以來都具有相當重要性,特別是如果會員基數還不夠多的新品牌,可能只要沒有投放數位廣告就完全不會產生任何訂單。

 

只是對這些電商品牌來說,成敗也都在數位廣告上,近幾年無論是哪一個數位廣告平台都存在流量成本越來越高問題。當數位廣告成本可能佔掉營收三成時,勢必一定會對毛利比較低之產品造成相當衝擊;即使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目前在成本控管上還不至於產生壓力,但廣告費用越來越高漲這個現象,也讓企業必須思考是否有其他數位行銷管道能獲取較低成本流量。

 

在電商為中小企業甚至是個人賣家開啟低進入門檻銷售管道後,越來越多人透過數位行銷販售商品,甚至是知名品牌都開始將預算轉移到數位廣告上;當數位行銷場景越來越擁擠,一定會讓行銷成本不斷提高,因此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今日想要取得低成本甚至是免費流量,可能已經太過理想又或者必須要以更多時間成本來取代實質投入成本。

 

面對數位廣告及流量取得成本不斷攀升現況,企業於數位行銷應該建立觀念不該是如何省下成本,而是如何在相同成本情況下獲取更高轉換效率以累積顧客基數,並進一步建立長尾流量獲取管道,提昇品牌競爭力。

 

 

布局其他流量型數位行銷管道,爭取直接轉換。

 

除了數位廣告,還有另一個也是目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相當多企業都會使用的數位行銷方法便是網紅行銷。只是網紅隨著越來越多KOL追蹤者不斷攀升,收費也越來越高。

 

即便後來也有品牌開始尋找追蹤者較少之「奈米網紅」企求以小博大,這麼做其實也跟投放數位廣告一樣,都可能產生相當多行銷成本浪費,最終可能還是會讓廣告預算所佔營收比例無法有效降低。

 

比起單純投放數位廣告,透過意見領袖觸及消費者或許是更加適合作法,只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可以嘗試以另一種轉換效率更高又或者損失可控方式來進行,便是尋找KOL進行「團購」或「直播銷售」。

 

藉由KOL開團或開直播銷售商品,與一般網紅行銷最大不同便是有些時候這些網紅會以「抽成」方式收費,如果最後並沒有販售出任何商品,企業未必會需要支付任何數位行銷費用。這種合作模式就很類似房地產代銷公司也有提供「代銷」跟「包銷」兩種企業是否要自行負擔廣告成本的選擇。

 

雖然最後抽成費用可能還是必須佔掉跟數位廣告差不多比例,但這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而言好處無非便是多數敢以這種方式配合之意見領袖,除了具備自帶流量特性外,還可能有相當高粉絲黏著度以提高數位行銷轉換率。

 

與一般數位廣告相比,這其實能讓企業以更高效率獲取訂單,也可省下還要測試廣告受眾這個數位行銷流程。如果雙方合作模式還是交由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自行出貨,那企業也可延伸出後續數位行銷受眾名單效益,讓前期投入行銷成本可以進一步放大。

 

 

建立長尾數位行銷架構,穩定獲取流量。

 

數位行銷最終都是「流量」之爭,數位廣告成本會不斷提高也是因為太多人在同一個場域當中爭奪流量,甚至其中還有相當多都是直接競品;在品牌間聚焦受眾又普遍雷同情況下,就會造成數位行銷成本因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注意力無法集中而浪費。

 

上述所提及作法,無論是投放數位廣告又或者是透過意見領袖銷售商品,都屬於主動推播形式,想要獲取更多流量其實還有另一批消費者值得企業關注:搜尋行銷所產生被動流量。

 

被動流量除了都是鎖定已經有購買需求或存在延伸需求之受眾,如果是藉由自然排序觸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企業還可以不需要投入任何數位行銷成本就能獲取流量。真要說唯一存在問題,便是比起數位廣告來說流量獲取效率太低,因此對急需訂單來維持營運的品牌來說緩不濟急。

 

面對這類被動型數位行銷方法,品牌應該建立認知便是以「長尾」做思考,嘗試著不斷透過內容行銷或優化官網自然搜尋成果等數位行銷方式,多元布局可能關鍵字及官方平台排名,逐漸累積自然流量。

 

雖然初期可以產生數位行銷效益可能遠不如數位廣告,但是當自然流量比例不斷提高,也等同於數位行銷邊際成本會逐漸降低,並可避免數位廣告成本再次提高可能產生毛利風險。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