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成為新媒體話題,新媒體工具市場是否重新洗牌?

 

Podcast在2020年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成為數位行銷話題,也開始有人探討該如何將Podcast應用於數位行銷流程當中,甚至討論是否也可以將Podcast視為一個企業數位行銷工具。

 

就如同TikTok及Telegram成為市場話題當時相同,當有多新穎的行銷工具或是話題行銷平台出現時,一定會引起相當大市場議論,進而讓數位行銷人員亟欲想了解該如何利用這個工具,好讓自己不被數位新媒體洪流沖散——社群媒體加快資訊傳播後更放大這個問題。

 

從過去幾個案例可以發現,一個數位行銷工具或平台成為話題,未必就能為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行銷賦能,因為慈濟及蔡英文使用而成為Telegram就是相當典型案例,幾個月過去後不再有人討論,許多當初開設頻道或群組的企業,目前也只是當成另一個訊息推廣工具來使用。

 

同樣概念,再度成為話題新寵兒的Podcast究竟真能成為另一個新媒體趨勢,又或者只是另一個熱炒冷飯?在急著進場甚至是將其導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數位行銷流程前,不妨可以先搞清楚Podcast為何、葫蘆裡又是賣什麼藥?

 

特別是跟過去許多數位行銷工具、平台相同,要探討「新」當然必須要跟「舊」做分析、比較,才能知道所謂「新」究竟存在哪些優勢而能成為話題;就如同相當多數位行銷工具要跟傳統行銷進行比較外,分析Podcast時更要與其他新媒體進行分析探討,才能真正找到其獨特價值,並思考是否能為企業所用。

 

 

跟傳統媒體相比,Podcast更微型也更貼近民眾生活。

 

多數討論提及Podcast時,多半都會拿來跟傳統媒體的廣播相比較,稱Podcast是網路廣播:事實上也確實有相當多廣播主持人紛紛出來開設節目,甚至有一群廣播人出面開始經營「聲音內容」。

 

如果想要從傳統媒體角度來思考Podcast差異化,最簡單方式當然就像YouTube成為主流新媒體後,許多人會拿來跟傳統電視節目比較相同概念。巧合的是,在YouTube逐漸滲透進入民眾生活後,也有傳統電視媒體人也開始經營YouTube節目,越來越多電視頻道也嘗試將節目同步上架到線上。

 

YouTube之所以興盛甚至對於傳統媒體節目造成威脅,最主要原因除了行動通訊技術發展帶動串流影音滲透民眾日常碎片生活外,另一個重要因素更在於「內容多元化」。

 

比起電視節目製作高成本、試錯容忍度低,YouTube內容相對低成本,也讓更多人投入經營頻道,多元選擇成為吸引民眾最主要原因;流量就是王道這一點即使來到數位行銷也沒有改變,當越來越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都將時間傳進線上網路節目,自然會產生極大行銷價值。

 

Podcast也一樣因為多元化而成為「聲音內容」新寵,單就2020年來看,半年時間Podcast上中文節目就有2100%驚人成長率;不同於傳統媒體接收方式還是存在載具限制,主題風格多變又更貼近於民眾行動應用場景這些特點,也讓這種新型態「網路廣播」開始對傳統廣播形成衝擊。

 

然而Podcast在高成長下,也不單單只有像其他數位行銷平台一樣對傳統媒體產生影響而已,甚至也開始反撲其他數位媒體,引發一場視覺跟聲音競賽。

 

 

與既有新媒體相比,Podcast黏度高但擴散性較低。

 

Podcast比起YouTube在內容製作上需要投入時間成本及器材成本都「微型化」不少;相當多新進Podcaster可能拿支手機接麥克風就開始錄製節目,也沒有運鏡、取景或面對鏡頭表情不佳問題。

 

有許多目前台灣排行榜上高收聽率節目,一開始也都是用簡陋設備錄製,又或者錄完根本不剪就直接上傳。比起YouTube更低進入門檻,也造成更多人前撲後進開設Podcast節目。

 

然而雖然半年來節目成長率如此驚人,從數位行銷角度來看,Podcast依然是極為分眾媒體類型。或許相當多人在同溫層當中會聽到許多朋友不時討論各種節目內容,但更多時候是跟別人聊起Podcast,對方可能連這是什麼都不知道。

 

分眾不代表Podcast就不具備數位行銷效益,分析目前知名播客節目數位行銷績效,知名節目可能一檔廣告就能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品牌創造數百萬業績,也有節目一個月業配合作收入已經破百萬,所能產生數位行銷動能為必會比知名YouTube頻道來得差。

 

Podcast擴散性之所以差,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目前收聽載具較不普及,但相對來說如果能夠獲得死忠聽眾都會產生極高黏性。這種粉絲黏性,或許對才存在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來說具有助益的數位行銷價值。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