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行銷不談療效難表現優勢,牙醫經理人該如何因應?

 

牙醫行銷隸屬於醫療行銷的一環,在行銷推廣上本來就存在相當多限制,除了不得過度訴求療效來引導民眾誤會外,醫療法對醫療院所廣告也有一套詳細明文限制,先前也因為「不得假借他人名義為宣傳」這一項造成藝人無法代言診索引起相當爭議讓衛福部重新修正。

 

如果真要說牙醫行銷於推廣階段到底可以揭露那些資訊,事實上根據醫療法規定只能列出療程名稱、醫療院所名稱及醫師名稱等相關資訊。在扣除掉療效相關規定後,這些廣告訊息基本上對於醫療行銷來說是不具備任何幫助,這也是讓許多牙醫診所於行銷推廣階段最頭疼的環節。

 

針對衛福部所提出醫療法當中醫療廣告相關規範,其實牙醫行銷就連摘錄醫學刊物內容作為療程說明、將醫師接受採訪或上節目片段當廣告素材或是公開與粉絲間問答作為內容素材等方式都屬違反規定作法。

 

如果只能以療程服務名稱作為牙醫行銷主軸,那麼等同於無法從牙醫行銷表現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品牌的差異化,又或者最終只能比哪一家診所的主治醫師資深、資歷豐富,那麼對於年輕醫師來說具備相當劣勢。

 

不談療效是否就代表無法行銷,或者只能消極的將罰款當廣告預算?換個角度思考,或許可以找到更多牙醫行銷機會點。

 

 

療效會因人而異,但可以用病患見證當背書。

 

談到療效面訴求,事實上如果單純只是牙醫行銷人員片面說療程服務多有效、能起到什麼幫助,即使沒有療效廣告不實的問題,對講究信任的牙醫行銷內容來說也無法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受眾百分百建立信賴感。

 

這時另一種折衷作法就是透過「實際見證」來進行信任狀建立,甚至是找本身自帶流量或信任狀的藝人來進行代言背書。對此,是否會違反醫療法所規範之「不得假借他人名義為宣傳」這一項呢?

 

事實上衛福部後來有針對該條規定重新修正病危醫療院所做出解套,尋找明星代言或見證並非不可,但僅限於見證者必須實際接受過醫療服務,同時只能針對接受療程服務該診所進行代言——如果是醫療集團不得背書整個集團品牌。

 

基本上這樣大致上就已經能讓牙醫療程推廣避開直接訴求療效,或是民眾對於空談療效無感這些牙醫行銷問題。

 

每一個病患基本上都一定會是在診所進行過療程服務者,同時如果從已完成療程服務之病患角度切入規劃牙醫行銷內容,又能夠解決療效可能會因人而異這一點,透過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個病患見證就能夠明確讓受眾了解療程服務可以帶來問題改善大約到什麼程度?

 

當然,由病患擔任見證有時可能會存在病患資料保密疑慮,加上多數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也未必希望成為「廣告案例」,那麼折衷一點鼓勵病患於粉絲專頁或Google在地商家等牙醫行銷平台評分並留下評價,或許是另一種療效訴求作法。

 

 

擔心因為廣告而觸法?牙醫行銷也能不銷售達銷售效果。

 

即使再小心遵守醫療相關法規,牙醫行銷只要過度聚焦進行療效訴求,依然可能會有踩雷風險;特別是牙醫行銷除了要遵守醫療相關法規,廣告方面也會受一般商業廣告法規限制,先前就有牙膏品牌因為一句「多數牙醫師推薦」確提不出明確證明而因為廣告不實被罰款。

 

如果是剛成立診所,不想因為牙醫行銷誤踩雷,還沒賺到錢就先繳罰款,最好方式就是嘗試不銷售,但還是一樣達成牙醫行銷效果。

 

要做到這一點最直接方式就是透過內容行銷方式進行,不單單只有從診所品牌方面經營內容,最好還針對診所內所有牙醫師進行個人品牌經營。每個醫師個人品牌分別經營各自專業,診所品牌做為整體收斂方向。

 

透過上述方式全方位布局各種療程進行牙醫行銷,即使不聚焦於療效也可以透過建立更多信任感,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及醫師品牌深植於民眾心智,當有一天他們有療程服務時,就有可能將牙醫診所視為首選,甚至可能會直接指名其信任醫師。

 

雖然內容經營是牙醫行銷當中最需要花時間之方法,但也是最能夠穩固效益方式,加上除了過去就相當多人使用的部落格、粉絲專頁、YouTube頻道等平台外,今日又多了podcast、IG、TikTok等新穎行銷工具,可以提供更多牙醫行銷工具選擇。

 

嘗試透過內容深化受眾黏性,或許比起不斷提療效更能影響病患決策,對牙醫行銷來說才是最適當的作法。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