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診所想數位轉型,是否都落入「迎合年輕人」迷思?

 

數位轉型可以算是當今潮流,各種產業都想著要藉由數位轉型避免被時代淘汰,診所品牌經營當然也是如此。特別在行動通訊技術也成為主流,智慧型手機幾乎人手一支,連許多銀髮族都會拿著手機抓寶可夢、在LINE上傳互相問安時,即使是老診所品牌似乎也不該被這波數位轉型浪潮給沖散。

 

然而提到數位轉型,相當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都會落入一個盲點便是之所以要使用數位工具最主要目的是為了多觸及一些年輕消費族群,避免無法掌握消費中堅主力轉移這個趨勢而被市場淘汰。

 

利用數位行銷工具觸及消費者或進行數位轉型就代表專門為了年輕族群這麼做其實是很大的迷思,這個迷思本身未必存在問題,但是如果將數位轉型目標都聚焦於此,就有相當大的可能會造成後續行銷策略整體都是錯誤。

 

特別是老診所品牌或一些形象比較傳統如中醫診所等醫療類別,普遍都會覺得因為自己過於「老派」所以不被年輕人青睞,因此在數位轉型方面會想要學習一些新穎診所牌或是醫美這些感覺比較時尚的醫療類別進行操作。

 

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老診所品牌落入這個思考盲點,就可能讓自己陷入不上不下窘境當中,特別是進行數位轉型,藉由網路行銷工具觸及消費者時,這種模糊不鮮明甚至矛盾的溝通方式,行銷效益不佳事小,反而造成後續延伸病患體驗不佳可能才是問題所在。

 

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老診所品牌是否就不適合進行數位轉型呢?並非如此,但前提是必須要先遠離兩個數位轉型常見迷思。

 

 

並非是用了數位工具做行銷就叫數位轉型,關鍵是品牌提昇。

 

許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對於數位轉型常見迷思無非就是要觸及年輕消費者,如果以診所品牌行銷來做探討,本身就建立於實體據點擊區域行銷這個基礎上,要觸及年輕消費者是否只能靠數位行銷工具,本身就是相當大的迷思。

 

特別是數位型工具也可能存在汰換問題,單就社群行銷平台來看,過去幾年主流平台是Facebook,現在臉書則變成都是老人家在用,年輕人都只使用Instagram;影音平台也是如此,年輕族群洗好逐漸從YouTube轉移到TikTok,這些都是診所品牌挑選數位行銷工具或思考數位轉型方向時可能會看到的相關討論。

 

只是這些論述其實存在很大的問題,便是年輕人並非都不上FB,他們只是不會在上面活動,但還是會透過臉書接收資訊,這時如果棄Facebook反而選擇資訊傳播不是那麼方便的IG,就未必適合診所品牌發展。

 

包含TikTok這類短影音平台也是如此,除了影片時間過短根本無法有效溝通,事實上TikTok用戶也並非消費中堅主力,甚至都還沒有購買決策權;這時如果診所品牌因為想迎合年輕人硬要使用這些工具進行數位轉型,其實會落入盲點中。

 

數位轉型,不能只探討工具應用,而是要思考如何從診所品牌內部對數位行銷有更全面理解,進而懂得透過數位工具做好溝通,如此才叫真正進行數位轉型

 

 

老診所品牌進行數位轉型,也必須以品牌歷程為溝通核心。

 

究竟希望透過數位工具跟數位族群做好什麼溝通工作,這其實才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品牌進行數位轉型的主要工作。

 

特別是老診所品牌如果落入數位轉型就是要迎合年輕人,反而在數位行銷平台上用一些年輕人用語來包裝醫師或診所品牌,那其實反而會讓受眾覺得相當難以適應。

 

即便是進行數位轉型診所品牌也不應該完全切割掉品牌歷程,特別是老診所品牌或是訴求傳統的中醫診所,有些時候品牌歷史價值反而是一種「信任狀」,能夠讓陌生病患對診所品牌產生更高信任感。

 

這時如果一昧想著要跟年輕人溝通而忽略本身品牌歷程,反而可能造成行銷效益降低。這類數位轉型迷思其實也是一種對目標受眾的錯誤判斷,年輕消費族群未必就只喜歡「新奇事物」,他們在挑選診所時也是會特別講究專業。

 

除了要避免行銷效益不彰,如果進行數位轉型時沒有導入診牌歷程做思考,更可能會用根本與醫師或診所不相符的形象跟陌生受眾進行溝通,最後造成病患療程體驗不佳反而引發負評危機,或是無法提高留存率。

 

如果沒有真正從內部及診所品牌延伸思考網路行銷策略,那麼終究只是進行數位化而非進行數位轉型,終究無法真正獲取效益。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