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成為新世代主流,區塊鏈技術如何帶動升級?

 

共享經濟算是近幾年相當突破的商業模式,但實際發展上卻因為無法落實去中心化,因此存在相當多爭議及執行漏洞;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區塊鏈技術或將成為讓共享經濟更加貼近原始價值初衷,甚至於更進一步優化關鍵節點。

 

要探討區塊鏈技術究竟能如何讓共享經濟落實初衷價值,可以先從今日共享經濟存在哪些問題做思考。共享經濟當初會被提出,最主要便是為了解決社會當中有越來越多閒置資源出現,例如平常透過大眾運輸工具通勤上班,因此車子閒置沒有使用,又或者家中一直有空房間沒有利用。

 

共享經濟最主造價值便在於活化這些閒置資源,除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使用者可以用更優惠價格享受到產品及服務外,擁有者也可以透過釋出這些閒置資源獲得一些收益來減少資源空轉所形成浪費。

 

然而如果分析目前兩大主流共享經濟體制,無論是出行服務Uber還是住宿服務AirBnb,應該不難發現其實都是一些職業計程車司機或是非法民宿業者透過共享經濟包裝產品。

 

會造成這個原因,最主要便是因為要做到共享經濟真正點對點交易,還是存在很多信任問題,因此才存在中心單位介入管控機會;而區塊鏈技術價值便在於從信任及絕對加密特性達成去中心化。

 

區塊鏈技術能為共享經濟帶來新價值,不單單只有汽車、房間可被共享,其他包含智慧財產都可能成為共享經濟一環,並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使用者及擁有者都受惠。

 

 

共享經濟點對點交易,以太坊遊戲就是最佳區塊鏈案例。

 

共享經濟體制要做到完全由點對點運作並非不可能,目前有相當多區塊鏈遊戲正在線上運作的以太坊便是相當典型的案例。以太坊當初會出現就是因為創辦人Vitalik Buterin希望打造一個沒有任何中心機制會對遊戲進行控管的想法。

 

區塊鏈遊戲只要還有玩家存在,遊戲就不可能能停止運營,而玩家於遊戲當中所有行為都如同在演算,都是在創造遊戲世界,相對也會因此獲得一些遊戲代幣或虛寶——概念就跟虛擬貨幣挖礦行為雷同。

 

從這個角度來思考,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之共享經濟模式,便是在區塊鏈機制完成後,所有人就可以上線「共享」任何他所擁有物品,除了實質汽車、房間及各種用具外,自然也包含如音樂、圖像等智慧財產權所有品。

 

而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使用者希望獲得這些物品或智財創作品,就要透過區塊鏈支付相對應酬勞——或許是利用區塊鏈代幣進行。上述一切交易行為都能透過區塊鏈紀錄並可進行追蹤回溯,這對於音樂、圖像授權使用會更存在保障。

 

如果真要說可能存在問題,無非便是當用戶希望於平台上購買任何共享經濟商品使用權時,該如何取得代幣。

 

多數區塊鏈行銷發展論述,通常都會建立在代幣化前提下做探討,這其實也是區塊鏈應用還無法顯見於市場上主因,當虛擬貨幣無法與現行通用貨幣做直接轉換時,就很難讓多數人都使用。

 

 

要將區塊鏈落實於共享經濟,還存在問題需要解決。

 

區塊鏈技術確實可以為共享經濟等商業模式帶來相對提昇,但區塊鏈終究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基底技術,因此如果無法解決交易通用問題,那麼要跟Uber或AirBnb等共享經濟服務一樣為大眾所使用就會存在相當大問題。

 

除了代幣化問題外,想將區塊鏈導入共享經濟當中應用還有另一個必須解決問題便是該由誰來負責主導。如果沒有人先行撰寫出區塊鏈機組架構並將其平台化,一般民眾其實相當難以上架欲共享物品。這時又該思考:在區塊鏈去中心化此基礎優勢上,負責主導者又存在什麼利益?

 

或許讓每一筆平台資料生成、交易都視為演算,而最終演算獲利(虛擬代幣生成都歸屬於平台端)是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在此前提下才有可能解決另一個區塊鏈可能存在使用疑慮:當有錯誤或不完整資料上傳時,在不可竄改情況下是否反而對整體服務產生傷害?

 

當服務主導方獲利不再是於平台交易中抽成而是透過平台活絡獲得更多價值,自然也會避開補助、低價競爭而傷害到產品供應者情況發生。

 

透過平台運作去中心化,並導入代幣機制維持平台後端營運,區塊鏈技術就可能為共享經濟打開全新一頁。這時就不單單只會對舊商業模式造成衝擊,甚至可能顛覆既有的共享經濟體。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