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二度衝擊市場,數位轉型是否已經勢在必行?

 

數位轉型及數位化應該是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肺炎疫情爆發後開始被大量討論的反脆弱議題,只是當危機已經近在眼前時,有些解決方案就勢必難以立即見效,即便不談數位轉型,數位化也需要相當時間才能確實導入。

 

不過新冠肺炎疫情應該算是數位行銷及網路普及後,台灣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遭遇的第一個大型傳染疾病,甚至嚴重性波及到相當多公司都啟動在家工作模式(WFH),甚至各級學校也出現停課不停學長達一個月情況。這些突發狀況其實都是在考驗一家公司或學校單位數位轉型程度。

 

以學校停課不停學這件事來探討,因為肺炎疫情算是相當緊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政策推動也讓許多學校單位措手不及,造成平時如果根本沒有做好線上課程或是直播授課準備的單位根本無法提出一套完整數位化策略,也因此造成相當混亂局面。

 

有些老師直接將課程錄好上傳到YouTube等影音平台,甚至有老師直接用17 LIVE這類直播APP上課,一片混亂背後其實存在相當多問題值得探討。即便老師本人懂得使用ZOOM或Google Meet這類線上會議工具授課,如何隨時佈達課程資訊讓每一位家長都收到又是另一個問題。

 

由此可以知道,即便數位轉型應用在行動網路普及後有飛躍性發展,但是數位化對相當多企業單位來說可能還是存在相當導入難度,更別說員工間可能就存在資訊落差。

 

從學校停課這個現象來做探討,如果轉換到企業組織來做思考,到底在肺炎疫情爆發後,又有哪些數位轉型及數位化導入思考是企業都要開始認真思考?

 

 

即使無法全面在家工作,也應該開始思考數位轉型必要性。

 

如果以2020年肺炎疫情剛爆發時國外狀況來做探討,相當多國家都啟動停工停課,不管是硬封城還是軟封城狀態,都是在考慮一家企業是否具備遠端作業能力。

 

當然並非所有公司都可以在WFH模式下還是繼續維持產出,例如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有相當多傳統製造業如果數位轉型為自動工廠程度還不高,又或者製造類型必須仰賴人工進行,那麼面對肺炎疫情可能真就只能停工等待警戒解除。

 

當不得不停工時,企業是否備妥足夠庫存貨量以維持供貨,這類進銷存及庫存管理能力當然也是企業反脆弱相當重要一環思考,只是對更多台灣中小企業來說,如何在WFH情況下還能維持基本公司業務運作,更是探討數位轉型入門問題。

 

很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企業在資通方面其實並沒有進行妥善布局,員工只要離開公司電腦就無法做任何工作,甚至無法將檔案拷貝出來。對製造業來說,確保公司內部資安及資料外洩當然相當重要,但這也突顯出當因為肺炎疫情這類問題必須停工或WFH時,這類公司一定也會連日常營運及工作交付都會產生問題。

 

特別是這次台灣肺炎疫情爆發時,國外相當多國家都已經逐漸恢復正常,對於以海外貿易為主的B2B企業來說,當國外存在訂單需求,但是公司內部卻因為沒有即時數位轉型因此停工後無法作業,那就極有可能在這一段空窗期流失客戶。

 

 

肺炎疫情衍生數位轉型問題,更突顯數位化不只是工具問題。

 

談到數位轉型,很多人可能都會從工具面來做探討,但如果從肺炎疫情爆發後,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越來越多公司或學校單位開始在家工作衍生出各種問題,應該不難發現除了工具導入及作業數位化等問題外,公司內部從上到下各級人員思考是否都有做到數位化,才是能否有效數位轉型因應肺炎疫情這類黑天鵝重要探討方向。

 

企業或學校單位無法即時因應肺炎疫情做出數位化策略,可能是因為過去一直都沒有數位轉型必要性,又或者公司上層對於數位工具或網路行銷還是存在相當大抗拒、質疑,這就是數位轉型在思考面常見問題。

 

不單單只有企業面對內部工作流程必須開始思考遠端作業必要性,又或者各級學校單位該開始評估線上課程需求;已經長達一年半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開始改變全球消費者生活及消費習慣,甚至讓民眾開始體驗過去覺得「沒必要」的數位化行為。

 

當未來數位生活就是消費者生活常態時,如果一家餐廳還因為抽成過高而拒絕加入美食外送平台,那其實也是將自己置於風險當中。

 

數位轉型或是應用數位化工具或許並非必要,突然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可能不會直接導致企業倒閉,但是拒絕數位化的思考,其實也讓企業離市場越來越遙遠。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