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行銷成效從三方面思考,讓數位行銷效果最大化。

 

提到掠奪行銷,相當多企業行銷人員可能首先想到都是市佔率;而來到數位行銷時代,特別是社群平台成為企業數位行銷主流管道後,掠奪行銷重心又多了一項評估指標:網路聲量。

 

上述掠奪行銷績效指標都能算是一種「成效」,但如果行銷人員都只懂得評估其中一項時,就有可能會落入某些盲點。

 

舉例來說,相當多品牌在經營社群內容時都會喜歡以借勢創意內容為主,這類行銷內容如果操作得宜通常都可以產生相當驚人數位行銷擴散率,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取得極高網路聲量。

 

但是如果行銷人員在操作借勢社群內容時,如果針對掠奪行銷只考慮到眼球掠奪,而沒有評估到市場掠奪,那麼就有極大可能將掠奪行銷成效限縮於擴散率,而無法帶來市佔率提昇。

 

對多數企業來說,探討掠奪行銷應該大多都會聚焦於市場掠奪(市佔率),只是要探討市場佔有,如果單只看取得多少訂單或顧客數並沒有用,還要評估能留住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少顧客。這也是企業於數位行銷另一個核心重點:思考如何透過數據逐漸優化及落實CRM,以達成顧客留存。

 

當企業對於掠奪行銷不單單只是思考增量,還要做到有效存量時,可能就要評估市場掠奪以及眼球掠奪以外另一個重要指標:心智掠奪。

 

探討心智掠奪,其實就是在思考如何做到品牌行銷相當強調的「心佔率」。但要真正讓掠奪行銷效果最大化,則要從三個掠奪指標中找到一個平衡切入點,而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企業來說,還是要從市場掠奪及眼球掠奪這兩個數位行銷較容易發揮方向切入,在逐漸累積出品牌心佔率。

 

 

以數位行銷工具提高市佔及擴散率,並整合掠奪行銷效益。

 

對多數台灣中小企業或新創品牌來說,談品牌行銷可能相對困難,多數企業可能都是先從各種數位行銷工具或方法切入,想辦法先獲取更多訂單或是藉由數位廣告觸及更多潛在消費者,取得品牌擴散率。

 

但是就如前所提到,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企業在數位行銷操作時,很容易會落入過於偏向某一邊問題,雖然最終還是取得單一掠奪行銷成效,但也可能會因此造成其他績效指標產生影響。

 

舉例來說,透過借勢內容取得高眼球掠奪,但卻也可能因為內容主題跟品牌定位方向偏離太多,最終造成因內容追蹤品牌者並非目標受眾,反而影響後續行銷效益。

 

單次行銷內容無法轉單事小,更多情況是輕忽數位行銷公開特性,結果因為錯誤借勢而引發社群危機,反而因此造成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既有消費者對品牌反感。當落入此問題,即便最終取得極高眼球掠奪,也不能說是成功掠奪行銷策略。

 

當然,如果企業只聚焦於市場掠奪,也可能必須要投入相當多廣告預算才有可能取得相對高訂單數,這也沒有真正發揮數位行銷價值。以數位行銷角度來看,最適當掠奪行銷策略應該是在取得擴散率同時,應該思考如何在借勢內容當中做到品牌或產品行銷價值溝通。

 

 

想將掠奪行銷延伸到心佔率,端看數位行銷內容溝通方向。

 

相當多企業最常落入迷思無非就是沒有將行銷及促銷分清楚,當然也無法進一步釐清品牌行銷為何?如果無法搞清楚這三者間差別,自然無法進一步成效延伸到品牌行銷上,也無法整合市佔率、擴散率及心佔率,進而建立出最大化掠奪行銷成效。

 

行銷與促銷間差別為何?最主要便是在觸及消費者過程中是否有做到價值溝通。而如果想要進一步做到心佔率,從數位行銷角度來看,除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行銷人員都在討論的CRM外,事實上在前端掠奪行銷階段就要嘗試植入認知。

 

對新創品牌或中小企業來說,透過數位行銷工具以取得擴散率為前提,做好行銷溝通建立購買誘因時,如果還可以讓消費者產生期待感,當顧客開箱時因為產品體驗良好而滿足期待感,就可能因此對品牌產生好感。

 

除了這類企業可以主動嘗試透過數位行銷做到的溝通及顧客管理外,事實上還有一個被動環節便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於數位行銷平台上鎖揭示品牌相關文字是否有效溝通品牌理念或差異化價值,這些都是不需要花費相當多預算就可以做到品牌溝通工作。

 

透過數位行銷工具未必只能取得訂單或相當多社群互動,如果價值溝通得宜,一樣可以在獲取訂單同時建立心佔率,建立出最大化掠奪行銷成效。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