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C成為熱門議題,區塊鏈技術又是否可以提高效益?

 

DTC(Direct to Customers,直接面對消費者)應該算是目前數位行銷及電商領域相當熱門議題,同時DTC本身強調去中間化一條龍都由企業一手掌握,更能讓區塊鏈技術導入整體產業鏈做資訊管理時可以更確保資訊正確性。

 

DTC模式只是另一個電商變體詮釋方式,直接面對消費者便是指對傳統商務及產業模式所存在多層中間商進行簡化,這一點其實與電商一直強調去中間化相同。因此如果真要探討DTC獨特處,唯有從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工廠、製造商自行銷售發展,才能突顯DTC與傳統電商模式差異化。

 

由於DTC相關探討都是以海外為主,因此多半都是探討品牌商,改變過去品牌端通常會透過各層級代理商及通路商,最終才會觸及到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如果從這種模式來做思考,區塊鏈技術還是有其應用價值,但可能就是品牌端自行建立區塊鏈證書來建立正品信任狀,解決目前電商常見仿品及假貨問題。

 

由工廠端直營DTC事實上才是目前數位行銷及電子商務導入最能夠表現優勢作法,即便工廠端自產自銷感覺並沒有建立品牌感,但製造端導入DTC即使並不強調品牌價值,但是透過真正達成「完全去中心化」所能帶給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優惠甚至是客製化服務,其實也是一種品牌差異化及定位建立。

 

這類工廠端DTC模式,也是最適合代工王國台灣發展模式,藉由直接面對消費者推廣及銷售,製造傳統產業就能落實數位轉型。而區塊鏈在這當中就是做到B2B2C串連彙整,將DTC短線經濟發揮到極致。

 

 

DTC一條龍流程存在多節點,需要區塊鏈技術賦能。

 

探討DTC銷售模式,如果是以品牌端角度做探討,那麼貨源開發跟商品製造當然就是區塊鏈技術導入機會;如果從既有商業模式思考,區塊鏈技術還可以延伸到後續通路布局,將每一個層級經銷及代理商、通路都串連進區塊鏈當中,確保商品流通過程可以完整被紀錄。

 

感覺起來,如果從傳統商務模式轉為DTC,似乎就沒有區塊鏈技術導入機會,事實並非如此;DTC雖然已經儘可能將供應鏈短線化,但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品牌前端還是有相當多「原物料」供應鏈存在上鏈空間。

 

特別是近幾年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各大品牌對於原物料挑選,除了品質外更多是來源地及各種「品牌理念」驅動,例如不使用動物皮毛或新疆綿這類要求,當品牌做出這類訴求,除了產品吊標上原料來源、產地標示外,如能透過區塊鏈技術全程追溯,自然更能建立強大品牌信任狀。

 

導入到工廠端DTC銷售模式來做分析,除了上述所提及原料來源產地訴求外,透過區塊鏈技術將工廠從原料到製程做全程紀錄,最主要可以帶來價值便是扭轉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對於「工廠銷售」永遠都只有廠拍這種廉價印象,透過品質訴求結合短線經濟價格優勢建立品牌價值,擺脫低價感。

 

如此,才能真正做到藉由區塊鏈技術型數位轉型並帶來升級,而不單單只是利用電子商務進行商品銷售,實際上還是做著低利廉價生意在侵蝕市場。

 

 

前端貨源、製程整合消費者行為數據,是DTC關鍵價值。

 

區塊鏈技術導入零售電商應用,不單單只能針對前端貨源及製造切入,也有相當多案例是針對如廣告投放、數據收集等行銷推廣階段導入;對DTC企業來說,這些推廣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意見收集也是相當重要環節,如能藉由區塊鏈技術做為基礎,自然可以避開數位廣告詐騙等問題發生。

 

除此之外,DTC還有一個更重要營運環節便是消費者購買及客服意見收集,透過獲取這些資訊,品牌端還可以進一步做為產品優化或開發依據,讓後續產品越來越符合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需求。過去這些資訊可能都是透過市調公司進行,如果可以利用區塊鏈技術建立一個無法被竄改、修飾的消費者意見平台,將有助於協助企業獲取更有用資訊。

 

要實際落實DTC商業模式,並且利用區塊鏈技術讓效益更大化,未必一定要由品牌端獨立完成,特別是後端廣告推廣及資訊收集階段工作都並非品牌本業,自行導入區塊鏈技術並非正確營運作法。

 

但如果將區塊鏈技術完整導入零售各個行銷環節中,即便並非是以DTC方式進行,對整體產業來說也具有相當大助益,甚至能提昇傳統產業轉型價值。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