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店被美食外送平台欠費,哪些網路行銷迷思該破除?

 

美食外送平台算是目前滲透進入消費者生活中相當高頻平台服務類別,也是相當多實體餐飲業者開始接觸網路行銷,或是開始感受到網路行銷效果起點。只是隨著美食外送商機越來越大,不單單只有許多外商公司瓜分市場,就跟過去團購網這類網路行銷商機,一定會有相當多中小型在地團隊也會加入戰局。

 

提到美食外送平台,對多數餐飲業者來說相信都是又愛又恨。這些美食外送平台一方面補足多數實體餐飲業者於網路行銷不足之處,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業者增加區域以外訂單;而多數餐飲業提到美食外送平台時,總免不了會抱怨高抽成,甚至是不斷增加規範讓店家可能會因此產生罰款,更是讓許多業者選擇退出平台主因。

 

這時一些新興平台就可能利用低抽成甚至是前期免抽成方式吸引餐飲店加入,但在優惠背後,先不論是否具有相同網路行銷效果,小平台最大風險可能是最後反而會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賠了夫人又折兵。先前就有早餐店因為被美食外送平台欠款高達17萬,因此造成相當大虧損。

 

美食外送平台本身其實也算是一種新興網路行銷工具,在使用這些工具時,餐飲業者到底應該注意些什麼?除了平台本身是否可以真正從網路行銷角度多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餐飲店帶來額外賦能外,另一個關鍵就是要懂得避開「貪小便宜」可能帶來陷阱及工具應用盲點。

 

 

加入美食外送平台是借力使力,平台是否能賦能是關鍵。

 

加入美食外送平台的商家相當多都是像上面提及案例一樣都屬於地方早餐店這類小型店家,17萬的款項被拖欠對一家早餐店算不小負擔,雖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有的早餐店就是一家人一起經營,感覺沒有人事成本問題,如果開在自宅的話也沒有租金壓力。

 

當進貨就要給錢,但是該收款項卻進不來,營運一定會出問題,這一點其實是小店家透過美食外送平台需要注意事項:現金流是否產生問題?

 

單從美食外送平台來說,台灣目前營運比較穩定大概就是Uber Eats跟foodpanda兩大龍頭平台。量大平台本身屬於強勢通路,自然在合作上會比較強硬,抽成也會比較高;這對於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本來可能就低利經營的小型店家來說就會存在相當大合作壓力,也會讓一些新興平台趁虛而入。

 

面對美食外送平台,實體店家應該要有觀念便是:本身是否真需要導入這些網路行銷管道或工具。

 

如果靠平時週邊客群就已經足以支持營運,多加入美食外送平台反而可能會因為人力或資訊落差造成服務無法確實,那麼即便可以藉此透過網路行銷提昇業績,這種賦能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商家來說也未必是好事。

 

而如果想要避開上面所提到因為款項拖欠可能造成網路行銷風險,店家應該要有觀念就是不能只是貪求低抽成這種「短期紅利」,而是該思考美食外送平台是否真能提供訂單或是從數據面提供一些網路行銷價值。

 

如果低抽成甚至零抽成,但實際上卻無法真正為店家帶來網路行銷效益,那其實應用導入美食外送平台也只是無意義在刷存在感。

 

 

經營虛擬餐廳就能降低成本,本身就是網路行銷盲點。

 

如果實體店家真有需要借助外部平台流量提昇營業額,應該要找大一點平台,假設高抽成會因此吃掉利潤甚至虧損,那也只是證明成本結構不適合,應該回頭思考定價策略跟成本架構——網路行銷已經不再等於微費或免費。

 

上架美食外送平台簡單說就是利用平台流量,美食外送如此,一般零售上架電商平台也是如此。

 

假設投廣告就是要吃掉30%利潤,那麼只要抽成低於或等於三成,都可考慮進駐——當然前提是平台具備自然流量,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不需要再投入額外行銷成本。

 

美食外送平台崛起也帶動虛擬餐廳潮,相當多人都覺得做虛擬餐廳可省下了店面租金成本,但事實上硬體於餐廳營運中一直都不是最大問題。

 

特別是硬體成本屬於固定成本,會隨著客量增加逐漸稀釋,但是為了節省店租成本選擇開虛擬餐廳,甚至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有些人是在自己家大樓或公寓經營虛擬餐廳,可能必須投入更多網路行銷成本,這還不包含每一筆訂單都必須支出的抽成變動成本。

 

美食外送平台正確合作模式,應該是如果街邊店除了平時人流外還能透過網路行銷獲得更多訂單,但如果是想著藉由美食外送平台就可以低成本創業,最後可能反而會充滿風險。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