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產業想進行數位轉型,可從三方向進行思考。

 

數位轉型除了是近幾年相當熱門議題,也是相當多傳統產業失敗案例,因此跟傳統產業——特別是製造業者——提及數位轉型,可以發現普遍都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這些企業相當清楚如果不轉型,可能就是等著被市場淘汰;而恨的無非就是對於數位工具及技術不熟悉,造成多數傳統產業在推動數位轉型過程中遭遇相當多難關,甚至少不了被騙。

 

提到數位轉型,相當多傳統產業都會將方向聚焦在工具及技術應用這些數位工具導入上,而沒有意識到透過這些數位工具應用,可以獲得什麼優化企業轉型方向。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製造業來說,自動化工廠就是數位轉型一個方向,但是將人力轉為自動化機械就可能引起內部相當大反彈。

 

特別是如果企業沒有先意識到自己數位轉型目的,也就是本身需解決問題時,就可能在工具及技術上反而跌跤。例如本身其實是訂單量減少,或者是在肺炎疫情衝擊下失去展會這個觸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客戶管道,那麼最應該導入數位轉型方向應該是增加數位行銷管道並優化行銷成效,而非是投入大量成本於硬體面進行數位轉型做虛功。

 

如果單就製造業這類傳統產業來說,將產業流程全面數據化監測或是計算出最佳化進銷存模式,透過減少成本及倉儲浪費也是一個數位轉型可思考方向,關鍵是內部是否都有先建立正確觀念來看待轉型,還是單純只是為了轉型而轉型。

 

當可以做到基礎數位工具導入、數位優化成效後,就可以思考該如何利用新數位技術讓整體成效更放大,甚至是打造出自動化數位流程,落實全面數位轉型

 

 

從行銷到優化,更該思考能否利用數位轉型倍增績效。

 

事實上如果單純只是討論使用哪些數位工具,又或者進行了哪些數位優化,都並不算真正進行數位轉型傳統產業想要真正進行數位轉型,即便沒有藉此發展出企業第二曲線,也應該要思考是否可以透過數位轉型,於既有資源或營運項目建立更多成效。

 

舉例來說,如果單純只是從製造業建立自有品牌,並透過電商形式銷售商品,那並非叫做數位轉型,充其量只是導入數位工具,因為製造業品牌跟電商品牌本身並非同一個事業體。頂多只能說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轉型方向是希望透過轉變銷售模式,改變原先代工業務已經沒有競爭力這個問題。如果實際上代工或是製造業還是具有相當高利潤,那麼比起導入電商銷售,透過數位行銷觸及更多潛在客戶可能是更是合作法。

 

製造業延伸出電商品牌,本身就算是發展出第二曲線,如果進一步透過數據分析提高銷售量,那麼就能算是進展到數位優化。

 

如果還能進一步透過數據收集工具整合製造、電商兩個端點數據進行整合分析,進一步改善原料進貨、庫存管理、生產流程及銷售做到全面優化整合,就可以說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原先以製造為主的傳統產業,已經透過全面數位化做到降低成本、提高績效,進而落實數位轉型

 

 

無法帶領科技發展,也該利用數位轉型將新科技變成支點。

 

探討數位轉型,相當難避免一定會討論到一些新數位科技,自動化工廠都已經是過去式,接下來數位轉型重點除了人工智能及區塊鏈發展外,以5G為基礎,進而從物聯網、車聯網延伸出更多數位場景。

 

對一般企業來說,如果可以直接導入最新科技進行數位轉型當然是最佳解方。例如營建業這類目前還依賴大量人工的傳統產業,本身就存在供應鏈長、節點又多特性,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能夠利用區塊鏈技術賦予更多信任價值,絕對可以為品牌帶來更多獲利提昇。

 

而另一個早已經被視為黃昏產業的紡織業,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同樣有企業藉由導入人工智能,有效減少製程繁複性,進而提高企業競爭力;甚至於還進一步將人工智能延伸到一般市場應用,於B2B業務中發展出B2C市場第二曲線。

 

即便無法真正導入新科技進行數位轉型傳統產業也應該了解目前數位科技發展,例如車聯網跟物聯網就可能於未來如智慧型手機一樣,成為未來民眾生活重點場景,這時即便企業本身沒有掌握5G或物聯、車聯網技術,也該思考如何進入這些數位行銷場景,讓新技術成為數位優化支點,如此也算是享受到數位轉型趨勢紅利。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