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人人都有發言權,是否會產生新一代意見領袖?

 

Clubhouse於一月底在台灣開始引爆話題,雖然農曆年後開始開始有會員減少狀況,但透過爆發初期引起線上「開房」潮,也產生不少新意見領袖。特別是iPhone用戶在台灣比例僅佔54.3%,表示還有一半手機用戶還沒有辦法拿到入場券進入Clubhouse,當安卓開放後是否又可以引起一波話題,甚至是產生更多新興意見領袖,相當值得觀察。

 

以台灣使用高峰期來計算,Clubhouse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大概發展時間也才經過一個月,就已經有相當多人在平台上有數萬人追蹤,這個數字雖然意見領袖或網紅角度來看只能稱為微網紅,但也比相當多中小企業粉絲專頁追蹤人數還要來得多;從此角度來看,這些從Clubhouse崛起的意見領袖,無論是否本來就掌握聲量,都具有協助企業行銷推廣效果,甚至可能幫助企業擺脫原先同溫層。

 

特別是Clubhouse雖然本身缺乏直接導購機制,同時從產品推廣角度來看也不如直播來得有效;如果是因為Clubhouse互動追蹤,雖然主要還是希望於平台上接收他有參與的房間或多接收其見解,但也可能透過個人頁面介紹連結到Instagram或Twitter這些外部平台追蹤。

 

意見領袖可以將追蹤者從Clubhouse引導到外部平台,這等同於是將影響力進一步延續,即便後來不再持續於平台上開房、參與話題,也依然可以使用於Clubhouse上累積出影響力。

 

只是相較於過去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意見領袖可能是聚焦在特定平台或是領域,因此影響力會相當大;但如果意見領袖所累積追蹤人數都是透過參與各種CH討論,因為大家覺得他很會尬聊而追蹤他,是否又一樣可以為企業賦能?學會辨識一個意見領袖影響力來源跟效度,是進行影響力行銷相當重要工作。

 

 

並非Clubhouse就無推廣效益,可觀察意見領袖發言。

 

Clubhouse與其他社群平台以用戶個人帳號及內容為主不同,CH本質是建立在即時聊天上,同時內容主題也是建立在房間上而非個人;其中另一個評估意見領袖成效時可能會產生誤區主要因素,也在於無論是房間還是聊天內容都不會留存線索,這都會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相當容易落入意見領袖效度評估。

 

今天可能會發現Clubhouse上有個數萬甚至十萬追蹤的平台意見領袖,這些人都可以為房間帶來大量人流,因此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想要進行Clubhouse行銷,那麼尋找這些平台意見領袖合作,無論是找他們擔任主持人還是發言者都具有相當大幫助。

 

但如果是要借助這個意見領袖外部影響力,那麼除了評估追蹤數據外,更需要花些時間來深入了解該KOL發言。

 

事實上多數企業行銷人員使用Clubhouse多數都是參與一些跟產業相關討論,不同於過去尋找意見領袖都是先從追蹤數開始審視內容,改成先從其發表言論評估專業度,進而思考是否可以成為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推廣助力,或許是更加適合方式。

 

 

想評估意見領袖效度,審視商業比重是個好指標。

 

另一個尋找意見領袖合作評估方式,就是看看該意見領袖本身內容走向夠不夠商業。這不單單只有在Clubhouse這類新興平台上尋找影響者該如此,放諸到其他平台都要以這種模式做思考。

 

舉例來說,今天如果要推廣知識或課程內容,感覺起來尋找一些平時有在說書的意見領袖相當適合,但也可能落入一個狀況就是「說書」涉及議題太廣泛,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受眾可能對所販售課程不感興趣;另外也可能該名意見領袖所掌握高流量都是因為想免費聽說書才追蹤,要他們付費時就會存在相當大質疑。

 

Clubhouse所能產生意見領袖影響主要分為兩段,一是平台上直接追蹤,其次則是進一步延伸到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KOL外部經營平台。兩段平台就如同時行銷漏斗,於Clubhouse上直接追蹤可能是對該意見者發表言論感興趣,而如果還能連同外部平台都追蹤,代表也認同他平台上面內容。

 

因此最簡單評估方式,便是從意見領袖平時發布內容當中評估是否足夠「商業化」。未必一定要承接過業配,有些平時可能就會積極發布一些商品開箱體驗心得或食記,追蹤量體也有一定數量,即使並非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高流量意見領袖,也可能產生推廣成效——特別是還可能透過互惠方式合作,省下行銷預算。

 

Clubhouse算相當新穎平台,在安卓用戶開放後是否進一步成長也未知,但是未來還會有更多新平台出現;每當有話題平台出現都可能產生一批新意見領袖,這時企業是否知道如何評估優劣就相當重要。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